「APH」有始无终

牧桦:

*APH
*男神你
*BG向
*OOC我的
*慎入慎读


  基尔伯特


他的身体呈现一种僵硬麻木的笔直
像一开始就这般站在你面前
白皙修长的手捏着咖啡杯
直到凉透的液体溢出杯口滴到地上
你低着头死死盯着那滩咖啡
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拒绝回答他刚才那句听似质问又像陈述的话
“就这样?”
他抿着嘴
松了松手
纸杯被扔到一边绿化带里
他向前走一步
你向后退一步半
“就这样。”
你也不再背着手
直直地把手里拎着的那束花举到他面前
玫瑰花被捏得失去活力
“谢谢你的花。”
“扔了吧,”
他嘴角的笑提不起劲
眼里的温度晕开后消散至冰冷
“就当爷是偷来送你的。”


  罗维诺


他抓着你的...

爱的病态化【Lee】1

KillerYizo4:

-算是一个系列吧…“你”有名字,但不同的线路名字不同


-Lee是男主名字,但不是真名


-【】里是这条线…应该能明白吧_(:з」∠)_


  低微的喘息将暗色渲染,刺眼的明亮月光透过精致的镂花落地窗,碎在地面上,一点又一点,拼凑着似远似近的真实。


  你拼命地奔跑在这昏暗诡异的古堡回廊,想要摆脱那纠缠不休的脚步声,它时而轻缓时而急促,方才还隔得远远的,下一秒却如同紧贴在你背后。


  这里……仿佛没有尽头的深渊。


  你已经没有力气了,干脆停下来靠着墙喘着粗气,头顶那幅巨大的画像沉重得像是要压下来,你...

【剑三全门派】好,就欺负你一个(长歌&琴咚)

【阿寻】晴千寻:

【剑三全门派】好,就欺负你一个(长歌&琴咚)


#很正经的琴爹....咳咳咳( づ ωど)说的我自己都不相信,还是撩一下吧
#让大家都感受一下师门里的师兄都是假的的事实
#假的,都是假的(๑¯ํ ³ ¯ํ๑)


       “第几次了?”


        你咬了咬唇瓣,在琴弦上无意勾了一下,他摇头笑了笑,你咽了一口唾沫“第四次.....”他挑眉,你瞥见他的眼神,立马摆摆手“不不不...

爱慕子:

《叶落归尘》漫画

章四 · 故曲(二)

上一章请戳:【章四 · 故曲(一)】


剑网三 成男bg 小段子(甜虐甜虐的)【当他和你生气了】

更个破文等一年:

【纯阳】
“真是胡闹!谁叫你过来的!”他袖袍一凛,眉目含怒,那模样看的你心中一颤。记忆里他从来都是淡如止水面不改色的模样,如今却是用这般凶戾地眼神看着你。
你的泪水就在眼圈里打颤。
不过就是想弄个恶作剧吓一吓他罢了,见他打坐便偷偷摸上去闹他,谁知他竟这般凶你。你脑中一片空白,怎么会这样?他平日里可是狠话都不曾对你说过一句,目光淡然却唯有见你时是那般温软宠溺,你无论闯了多大的祸事都不曾骂你一句。见你皱一下眉头都要心疼。可这是怎的了?不爱了?厌了?
你哭着跑开,却不晓得他在身后狠狠呕出一口血。
他刚刚身绕坐忘无我,浑身的气劲,若是你再上前一步,怕已经是错伤了你。为了你,撒了一身气劲...

剑网三小段子 当你惹他生气了 天策(bg)

更个破文等一年:

原谅po主的懒惰……
更个段子等一年……
……………………………………………………………………………………………………
你就窝在草丛后头,死活不让他找着。
对了,你还有个什么外号来着?西湖小公举!
想想白日里这混蛋是怎么骂你的,你就再一次湿了眼眶。就算我做错了你也不能骂我!因为我是小公举!藏剑的师兄师姐素来将你当宝宠着!凭什么一路上心甘情愿配他来塞外受苦却还要被骂!
我就是小公举!我就是矫情!我就是不回去!你想。
今天白天,一小队狼牙玆扰大帐。你最先发现了敌情,本该回去通报的你却想着“本小姐武艺非凡用不着回去搬救兵也能把你们这群杂碎一网打尽”于是大风车转转转……当即将逆贼修理的满地...

剑网三成男段子 bg 当你惹他生气了 苍云

更个破文等一年:

今天毁苍爹 话说糙萌闷骚这种的一生气最可爱了~


……………………………………………………………………


你家的苍云素来不爱说话,性子就像雁门的白雪,有点冷。
所以他不擅用言语表达情感,开心了是那副样子,不开心也是那副样子,吃醋了还是那副样子。
就好比这几日你远在青岩万花的前情缘师兄前来雁门行医,和你走的颇近时,他即便醋意大发早按捺不住了却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你虽发觉了异常却无暇顾及,毕竟前方将士每日死伤无数,这几日你白天忙的飞起晚上回帐累的要死倒头就睡,无视苍云各种缠绵的亲吻撩拨,就是一句不耐烦睡觉憋闹(…)苍云默默从背后抱住你还是一言不发,你都能想...

更个破文等一年:

把这个乱七八糟的故事顺一下哈,女主是道长未婚妻,道长失踪后遇见了军爷,在军爷ԅ(¯ㅂ¯ԅ)……未遂后跑到了万花。从万花出来后被坑进了窑子遇见了二少,被二少赎回来之后跑掉踏上了寻找道长的旅程,却因为在青楼发生一系列(……)被炮儿当成奸细盯上暗杀未遂,在*&#$之后穷困潦倒沦落丐帮,被丐哥$#&*之后逃跑被歌爹救走藏匿千岛湖,又因春节期间大型文艺表演邂逅妖冶的秀爷,嘚嘚瑟瑟跳了个舞之后被路过的腹黑毒哥盯上截到了苗疆,苗疆爆发内乱,逃跑时仓促之间骑上了通往大漠的鱼干的骆驼……遇上了正在单挑的霸刀苍云二爹,被二人误伤开始一段美好的three...

剑网三男神x你 纵成枯骨,亦为吾妻(四)藏剑

更个破文等一年:

记:一个逛窑子逛到你的二少……
(四)
    你离开了花谷,一个人骑着白马,在荒原上一人走着。前方是一望无际的荒郊,根本不晓得去向何处。


    突然你看见前面有个老婆婆,你开心地跑过去问路,老婆婆热情地道:“姑娘不如来我这里坐坐再赶路?” 你看老婆婆面善,想也没写就答应了她。老婆婆不住地夸你:“姑娘真是国色天香啊……一个人走在荒郊野岭,真是辛苦了这等美人……” 你不好意思笑了笑,老婆婆递来一碗红糖水,你正好口渴,便一口饮尽。结果便眼前一片模糊,头疼的厉害,旋即便晕了过去!
  ...

【少锦同人】偏生 季鹰bg

更个破文等一年:


在呈小钰的记忆里,季鹰笑起来,多半没有好事。
他剑眉锋利地一扬,冷声道:“没想到我这南镇抚司还给你们牵了线,也罢,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来人!脱去陆萧的飞鱼服,收了陆萧的绣春刀!从此陆萧不再是我南镇抚司的人!”
呈小钰瞳孔猛地收缩,一旁陆萧也被这样的重罚惊呆了。他并没有想到接踵而来的竟然是革职!呈小钰惊诧之后颤声问道“季大人,陆萧究竟何错之有!?”
“何错之有?”季鹰冷笑:“在南镇抚司,季某便是法律!季某的命令,何曾需要过理由!?”
呈小钰呆住了。
眼前白发男子阴狠霸道的神情叫她浑身战栗,呈小钰不知道在什么样惊恐的情绪下说了这样一句话:“那么就请季大人……也将小钰革职了罢。”...

1 / 65

© 湫鲤之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