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异色

牧桦:

儿童节快乐:)
*异色APH
*异色还是存在比较大的争议,所以OOC不能说是少量,应该说是整体偏向.cry


*异色普*尼古拉斯·贝什米特
  你所知道的受的一处伤在额头,靠近眉峰的位置,通过触摸它感觉到是一条大约一指长的疤痕,横卧在原本光洁的皮肤上,像是被撕裂的薄膜。快要形成痂的皮肤周围绷出一条条细小的皱痕,用指腹触摸那块伤,骚动从指尖传到心头,除了痒,还有忽视不去的疼。
  睡梦中迷糊的你偶尔会抬手去摸索着它,可身边的人总会即时地抓着不老实的手,用干燥温热的手心去抚摸它,虽仍很瘙痒,但却能安抚你。他压低声音在你耳边轻声对你说一些没有逻辑的话,呼出的热气喷洒在你的手臂敏感的皮肤上,你发出一声挣扎回应,他便放开手。
  “会好起来的。”
  “不用怕,我不会再那样对你了。”
  “所有人都不能伤害你。”
  一天深夜你猛然醒来,看到他那双玫红混杂着淡紫的眼里卷着疲倦,却又不失强硬。他坐在你的狭小的单人床旁边,高大的身躯披着一条毛毯伏在一边,本是眯着眼的他,发现你醒来后便坐直了身子,露出微笑,像往常那般。
  “你……”你的眼睛在昏暗的光下分辨不出眼前的人究竟是怎样一种神情,只觉得他又有种莫名的疏远,可是当你想扶床起来时,他又伸手按着你的肩膀,你觉得头痛,紧随一阵眩晕。
  “别动。”他打开了灯,使笼罩在他身上的阴影更深,甚至让你无法看清他另一半脸。你点点头,反而扯动了别处的伤,酸痛从腰部传来,令你发出一声呻吟。
  “痛……”
  他起身把药从乱七八糟的桌面上翻找出来,你虽然对这一点有些疑惑,但没有问出声,而且当他把药放进你嘴里时尝出满嘴的苦涩,“把药吃了就不痛了,张嘴。”他的手指掰着你的嘴,指腹的薄茧和你干燥出现裂痕的嘴唇接触着,从他嗓中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呻吟,以及他松开你时吐出的热气。
  “还痛吗?”他看着你,眼里闪烁着不自然的光,像是——像是你曾见过,又忘记从哪里见到的光。你点点头,眼前适应了黑暗,却又出现了不合时宜的倦意。
  “我好像又有点困了。”你发出一声笑,声音沙哑的可怕,仿佛许多年没有发出声音一样。他也笑了出来,笑声带着点理所当然又有点心疼,他抬手抚摸着你的脸,你感觉脸上干净又光滑,可能是他每天在你昏迷时都为你擦拭吧。
  “困了就睡吧,我……本大爷在旁边守着你呢。”他的嘴是温热的,夹杂着烟味。在他亲吻你的嘴唇时,沾了点水在你唇上,摩挲着直到你发出抗拒的哼声。
  “晚安。”
  “晚安……基尔。”
  他点点头,看着你慢慢闭上眼,才关上床头的小夜灯,灯下有一条旧疤直直的出现在他的脸上,眼中闪烁着的不自然的光下透出冰冷的蓝。他把药随意丢在桌上,整个人从紧绷的状态慢慢放松下来,但仍注意着昏睡中你的一举一动。整个夜里他就像一只伏在你身边的狼,浑身散发出温热。
  拥挤的房间里充斥着刺鼻消毒水味,还有淡淡的硫磺味,像是枪管里残留下的味道。男人对你的称呼仍然带着一种排斥,但他也只是紧皱眉头。他抬起右手在台历上圈出一个圈,仿佛在记录从你受伤到现在这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又像是在做更长远的打算。
  “放心,”他抬手捏了捏酸胀的眼睛,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突然松开了手,“一切都由我来打理,包括基尔伯特先生。”摘去了眼中的异物,露出的是一双透露着势在必得的蓝色瞳孔,疤痕紧贴着他俊俏的面容上,比起那个贝什米特先生,他整个人散发出的更多的是冷静与难以捉摸的偏执。
  “晚安,晚安……我的女孩。”


*异色英*奥利弗·柯克兰
  停止琢磨这个男人的举动,或放弃去了解他的思想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当你从第一个他做出的cupcake中吃出划烂舌尖的小刀片时,你彻彻底底对他产生了无法改变的恐惧感,而在他低头含着你的舌头,并吸允着舌尖冒出的血滴时,你又陷入了无尽的欲望中无法自拔。
  大概是那双粉红中又掺杂着怪异蓝色的眼睛摄走了你的理智,他那副年轻甚至用美丽来形容都不为过的面容是最大最危险的陷阱,而你恰好坠入其中,无法自拔。
  “停!停止这种——”你尖叫着,大脑中的不安大于舌头的疼痛,于是你挣扎着抬起手臂打向他的头部,在你接触到那柔软的头发时,他伸手抓着你的手腕,力度大到直接在你的皮肤上留下痕迹,而他露出了一种质疑,质疑你为什么阻止他亲吻你,质疑你为什么要突然袭击他的神情。
  “停止什么,我亲爱的小姐?”
  他的语调是跳跃的,轻快的,又有亲吻后的沙哑和充满了情欲的。他的眼角带着的笑意,又在你默不作声的时候转为阴翳,“亲吻不能带来快乐吗?”
  于是他掐上了你的脖子,手指摩擦着你的血管,柔软黏稠的奶油粘上你的皮肤,他似乎在品味从你嘴中尝到的血腥味,神情恍惚。
  “但我尝到了甜蜜的味道,像奶油,又像浆果。”他的语速慢下来,你听不出他此时的情绪是怎样,却只能颤抖着,发出求饶,“饶了我——饶了我吧,奥利弗。”
  “可怜的女孩,你怕了。”奥利弗的手松了下来,他时常这样对待你,也总是吐露出怜爱你的语句,他仿佛在一个摇摆不定的位置上同你相处——一边是从虐待你的行为中获取快感,一边是从疼惜你中得到救赎,他享受于这种感觉。“要来一杯红茶吗?”
  你摇头,又点头。
  奥利弗拿起放在扶手上的手杖,他整理了一下身上颜色艳丽搭配奇怪的服装,亮色的领带衬得他脸色苍白,而微笑也带上了病态。
  “好,好,我可爱的小兔子,我去泡茶,而你要留在这等我——等我,知道吗?”他看着你,等着你的回答。你低着头,看向已经把你脚踝磨出一圈血痕的镣铐,点头。
  “好,我等你回来。”


END



异色普大概是设定最不一的一个,名字可能大都叫尼古拉斯,可是对于性格有两种人设
一个是本体性格极端,一个是反本体性格(cry
两种都炒鸡棒的

评论
热度(102)
  1. 湫鲤之否牧桦 转载了此文字

© 湫鲤之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