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病态化【Lee】1

KillerYizo4:

-算是一个系列吧…“你”有名字,但不同的线路名字不同


-Lee是男主名字,但不是真名


-【】里是这条线…应该能明白吧_(:з」∠)_


  低微的喘息将暗色渲染,刺眼的明亮月光透过精致的镂花落地窗,碎在地面上,一点又一点,拼凑着似远似近的真实。


  你拼命地奔跑在这昏暗诡异的古堡回廊,想要摆脱那纠缠不休的脚步声,它时而轻缓时而急促,方才还隔得远远的,下一秒却如同紧贴在你背后。


  这里……仿佛没有尽头的深渊。


  你已经没有力气了,干脆停下来靠着墙喘着粗气,头顶那幅巨大的画像沉重得像是要压下来,你心说今天真他妈见鬼了跑到这种地方作死。


  “啊…终于累了吗,小老鼠?”左耳吹来一阵阴风。


  你惊叫一声瘫坐在地上,“呜哇你你你你是人是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被吓得热泪盈眶,心脏跳动的声音清晰可闻。


  只见来人一身黑色斗篷,戴着兜帽,看不清面孔。


  “呵……我是,不人不鬼的怪物。”他轻笑一声,缓缓摘下帽子。月光洒在他苍白的脸上,金色的瞳仁似乎泛着血色的异光,他咧嘴笑着,露出尖利的獠牙。


  “你想说你是吸血鬼吗…?”你颅内瞬间蹦出悠真老公的样子,啊,他真迷人。


  “是啊。”他耸耸肩,像是习惯了自己的身份被当做是玩笑,“要我证明给你看吗。”


  “不用不用,你把我弄回去就成,我要求不多,不多,嘿嘿……”你急忙摆手,无比尴尬地笑着。


  “不可能。”他拒绝得及其果断,“你破坏了我的法阵,耗损了我很多魔力,我现在无法维持人类形态都是因为你。”他伸手在空气中朝你的方向画着圈圈。


  “我又没有魔力,你把我留在这又有什么用呢?”你心中暗叫不好,按道理正常发展就是留在这给他当移动血库?!不不是我入戏太快,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你如是安慰着自己。


  “这个嘛…你把我喂饱了的话,什么都好说。”他打了个响指,然后你就感觉自己像被谁扶着一样站了起来。


  他靠近几步,将你限制在墙与他之间。


  “果然…处子之血,永远都那么诱人啊。”他附在你耳边,狠狠地吸了一口气,“记住我的名字…就像刻在石碑上的铭文一样,将其刻在你的心脏上。” 他冰凉的指划过你脖颈处的动脉,那一瞬被触碰过的地方疼痛不已,牵动着心脏。


  你脑海中不受控制地出现了三个字母:Lee。


  忽然脸颊传来熟悉的痛感,那是你幼时顽皮留下的伤疤,浅浅的一道被刘海遮住,横在接近左耳的地方。此时那道伤疤如同新生一般,缓缓溢出殷红的血。


  Lee伸出舌头,一点一点舔舐你作痛的伤口。他柔软凉薄的长发时不时扫过你微微发烫的脸颊,月光下它泛着美丽的淡紫色柔光。


  “哈哈……真甜啊,你的味道也不赖嘛,闯祸的小家伙。”他意犹未尽地亲吻着你的眼角,眉毛,额头……最终止于你干渴的唇。


  他离你那样近,你却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是了,他的确是吸血鬼。


  美丽不可方物。


  “不…我不能留在这里……”你猛地推开他,恍然醒悟。这算什么?媚术?


  “你回去了也没用。”他的语调骤然转冷,眼神凛冽,“我已经抹去了你的存在,没有人会记得你。”


  “什……”你如遭雷击,“你凭什么那样做?”这让你感到…绝望。


  “所以啊…你现在,只能依靠我了,我就是你的全部……。”Lee温柔地抚摸着你的脸颊,可能他自己都无法辨别,此刻他眼中的柔情,几分真,几分假。


  “听见了吗……Hilda…我就是你的全部。”

评论
热度(30)
  1. 湫鲤之否易执_老夫也想吃糖 转载了此文字

© 湫鲤之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