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男神x你】〔监禁play〕

封夙清:

 @每天都在作死的逗比 小天使的点文qwq第一次写这个类型所以并不知道怎么写……写得不好求原谅_(:з」∠)_
爹和祖宗画风正常请放心食用(๑•̀ㅂ•́)و


▼霸刀出了之后藏剑黑到处乱爬,所以不·带·霸·刀·玩。


我真的是纯洁的小白花【真诚的眼神


顺便因为前面的评论看到晚了,再回有点尴尬,只回后面的更尴尬,所以就都没有回orz总之总之谢谢喜欢!比心!




【藏剑】
前段时间他总是不在庄内,这天你有事去他房间里寻他,却不见人影,只看见一个巨大的物件被一块黑色的丝绸盖着。那物放在地板上,顶部几乎碰到房梁,占了小半个屋子。你好奇地上前揭起一角,还未细看,身后却传来他的声音。
“师妹,你在干什么?”你吓的一回头,支吾道:“……没,没什么。”
他眼中的沉郁一闪而过,向你走来,笑道:“怎么?对这个好奇?”
你心中所想被揭穿,满心尴尬,红着脸点点头,并没有细想他刚才的眼神。
他修长的手指已搭上了丝绸,闻言手上用力扯下那块丝绸,随手扔在地上,坦然道:“打算养只宠物。”
黑色绸布后是一个巨大的黄金鸟笼,雕饰精致,镶着各类宝石,璀璨生光。


后来你回想那日所见,只恨自己太过迟钝未能领会他话中深意,落得个被囚于笼中无人援助的下场。
你正自怨自艾,他从你身后拥住你,把下巴放在你的肩上。察觉到你的走神,他侧头轻轻咬了咬你的耳垂,心满意足地感受你身体的僵硬,含笑道:“怎么,不喜欢这个笼子吗?我最心爱的……宠物小姐?”


【唐门】
手腕上传来冰冷的触感,不知是谁在你耳边低语,熟悉的气息拂过耳侧,如情人间最亲密的低语。
“你是我的。”
那是谁?你迷迷糊糊地想睁开眼睛看看,奈何猛地涌上一阵困倦,意识陷入了一片黑暗。
再睁眼已不知到了什么地方,触目是一片黑暗,有金属反射着幽幽的光。脸上的面具似乎也已不见踪影。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你从未到过这。
待到逐渐能适应这样的黑暗,你侧头看了看,只见左右手手腕上扣着一个铁环,铁环上连着的铁链深入墙内。脚腕上似乎也是如此。
你用力一挣,铁链却只是抖了几下,全然没有要断开的迹象。
这时忽然传来极轻的脚步声,若不是此刻环境极静你又保持着高度警惕,是绝不会听到的。
你放松身体,闭眼垂头,装作未醒的模样。
感觉周围环境忽然一亮,然后又恢复黑暗。
那人走至你身前,隔着冰凉的指套细细描摹你的眉眼。
“你面具下的脸……和我想象中一样漂亮。不过从今往后,只会属于我了。”那只手转而捏住你的下巴,“你说是吧,师妹。既然醒了,为什么不看看我呢?”


【明教】
圣墓山。
荒漠之上明月高悬,星河在头顶缓缓流动。
你和他在夜空下放灯,温暖的光照亮了那张英俊的脸,异色的瞳孔中映出瑰丽的色泽。
你松开手,盯着灯向高空飘去,想着灯上你亲手写上的岁岁年年长相守,忍不住露出了微微的笑意,却不曾看到他迅速阴沉的神色。
忽然背上的双刀被他一个缴械夺去,你惊愕的看向他。
雪亮的刀刃已架上了你的脖颈,他朝你一笑,温柔的神色却令你毛骨悚然。
“想要向那灯一样逃离我?”
你想要辩解,可喉间一凉,剧烈的疼痛随着鲜血喷涌而出,你眼中的世界逐渐模糊,陷入了永远的黑暗。
他一手拥你入怀,一手把刀收到背后。在你额头印下一吻,嘴角露出满意的笑:“这样你就永远跑不掉了。”


【万花】
你正坐在桌前抄着药方,他坐在你旁边静静凝视着你的侧颜,眸中的情绪越来越浓烈。
他站起身来。
听到声响后你抬头看去,那张清雅的脸在你眼前放大,接着唇上传来温暖的触感。
你闭上眼睛,感受着他在你唇上辗转厮磨,温柔备至,淡淡的草药香气弥漫在唇齿间。
冷不防一小颗圆圆的东西被推入口中,你一愣,他轻声说:“吞下去。”带着无尽的蛊惑之意。
他若无其事地松开你,你面红耳赤却还不忘追问:“你给我吃的是什么?”
他意味不明的一笑:“师妹抄写辛苦,所以喂你一颗糖。”
这喂糖的方式未免太过……
你继续抄录药方,却不免心生杂念,脸上温度久不退却,甚至有向全身蔓延的趋势,那种感觉并不好受。你渐渐感到不对。
“师兄……你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
闻言,他淡淡一笑,在你书桌上坐下,然后伸手拉开了自己的领口,露出的白皙皮肤与玄色校服形成了鲜明对比,你的目光不受控制的在他的锁骨处流连,一路向下……
他平静地继续解开衣服:“提前告诉你,解药就是我。”


【七秀】
他有一双漂亮的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
这双手曾捏着你的手腕,轻言细语,一点一点教会你难习的舞蹈。
这双手也会执笔细细描摹你的眉眼,温柔的理着你的鬓发。
而你在他身下辗转承欢,连连告饶,浑身酸软之时,那双手也会抱你到平时练舞的落地镜前,轻抚那些欢爱的痕迹。这时他的唇边带笑:“他们只见过师妹一舞动四方的模样。而你现在的这模样,只有我能看到。”


【五毒】
他邀你与他一道去寻找某种蛊虫,做了多年的同门从未见过他如此兴奋,你对那蛊虫也起了好奇之心,便欣然应允。一路游山玩水,倒也快活。
只是路途中人烟渐稀,你只当蛊虫因地处偏远鲜为人知而珍贵,并未起疑。
那日途径一大片树林,他带着你七拐八绕后你已不辨方向,天色渐晚却丝毫不见出路。
你担心着今晚的住处,他见后笑着伸出手牵住了你的,掌心相触的温暖意外的让你心安。
说来也怪,这林中偏僻处竟有一处无人空屋,你们正好在此住下。
你本以为第二日便可脱身,岂知这林子古怪,怎么绕都会回到木屋前,你心下惊恐。
只听身后传来银饰相撞的清脆声响,转身看去,他手握虫笛对你得逞的一笑:“这可是我遍翻典籍才找到的宝地,又亲自布下阵法,你休想出去。”他眼神中透出两分危险之意:“若你还要乱跑的话,制药人的材料我还有很多。”


【少林】
佛堂深处。
你被锁在一间屋子里,四面全用砖墙围住,只有在某一面一个小口可以递饭食和透气。
你醒来后只觉得这里弥漫着某种熟悉的香味。
像是……寺院里的那种烟气。
外面忽然有人念了一句佛,正是你熟悉的声调:“阿弥陀佛,女施主可是醒来了?”
“……大师?这是何处?”
他温和的一笑:“这是贫僧的卧房。”
你震惊得半晌不能言语。
他似是猜到了你的反应,缓缓说道:“确是贫僧将你囚于此处。”
“……”
“贫僧凡心未除,不可再犯那淫邪戒,却又不忍看施主与他人举案齐眉,只得出此下策。”
“还望施主不必费神找出路,在此安顿便是。”


【天策】
某次出征后你就再也没有出现,你的好友只当你已葬身沙场而悲痛欲绝,却不知你被他藏于帐中一路带回了天策府。
你想试试能不能逃出去,毕竟天策的地形是你最熟悉不过的了。
然而你低估了他……的马。
你算清楚了守卫巡逻的时间,他的马一声嘶鸣,然后咬住了你的衣角。
在你终于摆脱马的时候,一抬头就看到他满含怒意的脸。
你暗叫一声大事不妙。
在你还没来得及动作之前他就分别捏住了你的手腕,大力把你推到了墙上,后脑和背脊砸得生疼。
眼冒金星之际颈侧传来湿润的感觉,随即一阵刺痛,还未愈合的伤口又被咬开,温热的液体顺着肌肤流下。
半晌,他总算放开了你,舔去唇角的血迹,他看着你肩颈处斑驳的咬痕露出了扭曲的笑。
“你的血液都已经和我融为一体了,你还要怎么离开我呢?”


【丐帮】
窗外桃花绚烂,落英缤纷间一人踏花而来,正是熟悉的打扮。
你微微叹了口气。被他囚于此处已许久了,这期间你滴酒未沾,他偏又带了极好的酒回来,此时已坐在了你对面,喝得极为开心。
而你却无能为力——他的云幕遮把你的手缚在了床柱上。
酒香四溢间,你看见那双如鹰隼般的眸子带着些势在必得的笑意。
你终于忍不住开了口:“我想喝。”
他勾了唇角,自己含了酒过来哺了你一口。
果然是好酒。
他却不肯再多喂你,抽身离去,仍把你两手缚在一起,只是解开了系在床柱上的部分。
你茫然的看着他。
他一副成心捉弄你的模样,手中酒葫芦一倾,于是琼浆玉液顺着肌肉的纹理在他的胸膛上淌下。
“想喝酒?那就自己过来。”


【纯阳】
他抱着你,怀抱一如既往的温暖,把所有风雪挡在外面。
你微红了脸,心中尽是些旖旎的少女心事,不防一股雄浑的内力从他的掌心涌入你的体内,不似平时练功时的溪流般的抚慰,倒像是巨浪滔天而来,毁灭一切。
你的修为在同龄人种算是佼佼者,丹田处的金丹却只在做了短暂的挣扎后就碎裂开来。于是多年修行片刻便毁于一旦。
一切发生得太快,感受到异动时已经来不及了。剧痛袭来,你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在了他如雪的道袍上。
你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向他,“师兄!你!”
他眯了眯眼,道:“你似乎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这身修为了。那么现在你还剩什么?好像只有我了吧。若是还有别的,”他偏了偏头,笑得意味深长,“那我马上就去毁了它。”


【苍云】
雁门关无休无止的下着雪。
你坐在窗边对着雪地发呆,他在你身后的床上闭目养神。
一片寂静中,似乎连雪花落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他突然出声:“最近越来越冷了。”
你正出神,便随口应道:“嗯。”
他看着你的背影,露出了含义不明的笑。
身后传来一阵衣物摩擦的声音,他从床上下来,站到了你背后。
本来你并没有注意到他要做什么——可是当你发现他在解开你的玄甲时你几乎跳了起来。
“喂!你要干什么!”他一手按着你的肩膀强行让你坐在凳子上,另一手继续动作。
“雁门很冷,所以,为什么不做点运动暖和一下呢?”
当啷一声玄甲落地,现在你能直接感受到那只手上灼热的温度。
他轻轻松松抱起了你,把你放到床上。
他把手撑在你两侧,你清晰的看到他的瞳仁中你惊慌的模样。
“你刚刚好像问我,要干什么。”
他微微一笑。
“干你啊。”


【长歌】
你最近总是失眠,连带着记忆力也不太好。
他见你一副困扰的模样,自告奋勇地说要给你弹他从古籍上找到的曲子。
那时那双温润的眸子微含了些忧虑看着你,满是疼惜,于是你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不愧是古曲,似乎连人的心都在音符流淌间沉静。
你的睡眠好了很多,可忘记的东西似乎更多了,不过还好,关于他的一切你都还记得。
你看着那个抱着琴的青色身影,还是决定不要告诉他,免得他担心。但不知是不是你的错觉,他似乎越发焦虑了。
某天早上你醒来,推开门出去,只觉得这个地方陌生又熟悉,偶尔路过的人们穿着青色的衣裳,他们中有的唤你“师姐”,有的称你“师妹”,一副熟稔的模样,偏偏你却毫无印象。
你靠在门边直冒冷汗,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一人抱着琴不疾不徐地朝你走来。
他是你现在唯一认识的人了。
你朝他跑过去,紧紧抓住了他的袖子,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师兄……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愣了一瞬,眼中似乎闪过一丝如释重负。他伸手揉了揉你的脑袋,宽慰道:“没关系。你不是还记得师兄么?只需要记住师兄一个人就好。”








纯洁的小白花is watching you.


黑化的正太http://1158688733.lofter.com/post/1d85ce19_f3d23ae

评论
热度(58)
  1. 湫鲤之否封夙清 转载了此文字
  2. 晴光潋滟封夙清 转载了此文字
  3. 灯泡漫画湫鲤之否 转载了此文字
    好棒
  4. 湫鲤之否封夙清 转载了此文字

© 湫鲤之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