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歌】阴差阳错

封夙清:

>cp:苍爹x琴娘,有一点点军爷x军娘
@我欲乘风 姑娘的点文,拖了好久orz
>欢脱狗血向,脑洞清奇。
>婚礼细节是根据百度百科瞎写的,省了很多,有兴趣的自己百度一下吧。


  
  
   
————————————————————————
  入目全是鲜艳的红色,向上是朱红的厚重布幔,向下是随着轿子移动而微晃的流苏。
  韩蓁微微垂下头,这才发现白皙的手在膝上抓着喜服攥成一团,连忙松开,顺便抚平出现在丝绸上的褶皱。
  轿子摇摇晃晃地向前,窗外敲敲打打的乐声混在嘈杂的人声里,再透过为了追求华丽外表而格外沉重的轿帘传入时不免显得有些遥远,就像另一个世界发生的事。
  而这里的一切仿佛一场梦境。要嫁人也是,未来夫婿也是,甚至包括自己,全是虚幻的梦境。
  真实的世界里自己还是长歌门一个普通的弟子,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走过曲曲折折的九曲回廊去上早课。
  韩蓁的目光飘忽起来,安分了没多久的手又不自觉抓住了膝上的布料。
  
  
  
  
  
  
  那是长歌门的六月。
  
  远处是碧色的山,近处是清澈的水,韩蓁顺着九曲回廊不疾不徐地向前走着,青绿色的裙角随着步伐不时拂过她的小腿。
  她和迎面而来的同门互相打了招呼,再往前时步伐一顿,还没褪下的礼节性微笑扩大了弧度,明亮的黑眸闪动着兴奋的光,就像看到了猎物的幼豹。
  阳光在水面上晃动着细碎的金色,顺便把水波投射在回廊边上。
  回廊的栏杆边上站着两人,一人背向韩蓁而立,一身玄甲,背影挺拔修长;面向韩蓁的人手持书卷,认真地和身边人讨论着兵法,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按他的长相,上街一趟大概能收到不少姑娘的手帕。
  他又来了!!!好棒!!!
  韩蓁努力保持一脸温婉的微笑站在原地,心里面各种思绪却炸开了锅。
  
  
  过了一会,那边的师兄恰好看到了她,冲她扬了扬手,笑道:“师妹好啊。”
  于是那个玄甲男子也转过身来。
  他生得极好看,却又和身边的长歌弟子不是同一风格。他的脸轮廓硬朗,再加上常年面无表情的脸,平添两分气势,给人一种十分可靠的感觉。
  此刻他向韩蓁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脸上无喜无怒,看不出心中所想。
  
  啊,被发现了。
  
  韩蓁脸上一红,还以一个微笑:“师兄好。”然后转向那玄甲男子:“燕师兄好。”
  
  
  
  
  燕靖安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他不明白那个长歌门女弟子为什么总是在他和她师兄谈论兵法时偷窥他们,然后每次一看过去她就瞬间脸红,虽然看上去有点可爱。
  ——还是觉得怪怪的,仿佛自己身上有哪里不妥一样。
  于是每次见她师兄前都先整理一下仪容,比如仔细剃了新生的胡茬,再如把陌刀磨光。
  然而这些对现状没有任何改变,她依然默默凝视,然后在他们看过去时一秒红脸。
  
  
  燕靖安实在没忍住就去问了他的基友,隔壁天策军中一个有情缘的军爷,秦无涯。
  谁知秦无涯听完了他的描述之后一脸怀疑:“你找我是想秀一秀还是真的不懂?”
  燕靖安:“……不懂。”
  秦无涯叹了口气,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模样:“她这是摆明了喜欢你啊。”在燕靖安接话之前还摇了摇头,用一副悲叹的口吻道:“这都发现不了,难怪你现在都单身。”
  燕靖安:“……谢谢。”可是你那剽悍情缘能好到哪去???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燕靖安有时还是有羡慕的。
  秦无涯的情缘是他营中的女将士,人生得肤白貌美,腰细腿长,当时娶亲时很是让人艳羡了一阵。
  然而秦无涯看着正经,实际上骨子里比谁都不要脸。于是和燕靖安聊天的时候偶尔装模作样叹叹气,说一次些“我家栖霜今日又犯蠢了”之类的话,然后说完看看燕靖安,露出不明不白的笑。
  燕靖安觉得对方有病,而秦无涯觉得他实在是天下第二迟钝。对,第二,前头还有他情缘。
  
  
  燕靖安对秦无涯一直很不以为然。
  觉得就是他一厢情愿纠缠人家姑娘,不然也不至于未成亲之前三天两头插旗,两匹马踏得灰尘飞扬。然而某天他路过映雪湖的时候看到他们夫妻俩坐在湖边的树根上聊天,那军娘低垂了眉眼,看上去还有几分温柔。
  
  燕靖安什么也不想说。
  
  这种事解决办法简单粗暴。第一,找个情缘;第二,对方须得美貌不输秦无涯情缘,且温婉贤淑宜家宜室。
  
  然而也不是说能遇上就能遇上的。
  
  燕靖安很苦恼。直到某天晚上灵光一闪:好像有个姑娘暗恋我来着?
  
  于是他再去长歌门借阅兵书的时候就对那姑娘多了一点注意,明着暗着问她师兄。
  姑娘叫韩蓁,还未婚配。
  人长得很水灵,有一股子小家碧玉的清秀气质;平时常常脸红,看起来很羞涩的样子。
  很好,符合几乎全部要求。
  未来夫人基本上确定是你了。
  
  
  说来也巧,下次见面时恰好她师兄不在。
  风温温柔柔地吹过来,而她笑得更柔软:“燕师兄好。”
  燕靖安想了想道:“你好。”
  不出意外地,她的脸又一次红了。躲闪的目光掩在纤长的睫毛下,不时又抬起目光看看他,看上去有几分可爱。
  
  


  
  然而此时,韩蓁内心弹幕是:“啊啊啊他声音好好听!这种带着一点点沙哑的感觉!!他和师兄这样那样的时候这种声线说情话的感觉简直了啊啊啊啊!”
  
  是的,“他和师兄这样那样的时候”。
  没有错,韩蓁,是一个腐妹子。第一次见到燕靖安时感觉这人真好看,下意识就觉得他该是耽美小说里的攻。
  那么受呢?当然是看起来和他关系很好的师兄了!
  自此,韩蓁走上日常幻想的不归路。
  
  
  在燕靖安说完“你好”之后韩蓁已经在脑内自行脑补了在夜晚时,师兄和燕靖安在床上的六七种体位和各种paly,在情热时燕靖安轻轻舔过师兄的耳郭,用微微沙哑的声音道:“怎么样?纸上谈兵总比不上真刀真枪地干一场吧。”……
  
  干♂一场。唔啊,真棒!
  而脑内剧场的男主角之一此刻站在自己面前,顿时更兴奋了。全是素材啊!!
  
  
  于是她的脸越来越红,然而燕靖安此时心里想的虽然实质上也差不了太多,但是内容却差的远了。
  
  突然想揉揉她的头发。
  不成,万一吓到人家怎么办。
  
  燕靖安的手在身侧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犹豫了几番终于还是没有下手。
  
  谁也没有说话,气氛在一片沉默中变得尴尬起来。
  
  燕靖安实在不知如何打破僵局,于是只好问道:“请问,你师兄在哪?”
  
  只见那姑娘一秒抬起了头,眼睛亮晶晶的:“果然你是来找师兄的吗!”
  
  “……是的。”她真可爱。
  
  
  燕靖安朝着韩蓁指的方向去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在听到自己来意后突然那么兴奋,不过按照秦无涯的思路分析,大概也是因为喜欢吧?
  还是感觉怪怪的。
  燕•直男•一根筋•靖安一边感受着后方韩蓁不可忽视的灼热目光,一边朝前走去。
  
  
  
  韩蓁目送他离去,强行忍住激动得想要尖叫的心情:“果然又是来找师兄的!!!啊啊啊啊他们为什么还不去结婚!!!”
  
  
  
  
  再往后燕靖安来长歌门时,找韩蓁的次数便渐渐多了起来。一开始他们实在没什么可聊的,唯一可谈的就是韩蓁的师兄。
  于是韩蓁强忍澎湃的心潮,和他说了几乎全部师兄的已知情报。到晚上这些东西全都变成了她的小说里的剧情。
  啊,外表高冷内心温柔的攻真是太太太太棒了!连我都想给他生猴子!为什么师兄还不表白!
  
  韩蓁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心声暴露出了奇怪的东西。
  
  
  偶尔燕靖安还会给她带一些这边稀少的东西,有时是一朵晒干了的长相奇怪的花,有时是不知名动物的皮毛。
  韩蓁几番推拒之后还是收下了,顺便努力压制自己的狂跳不止的少女心,睡前念叨三遍“师兄为什么还不和燕师兄成亲”以坚定自己的cp向。
  
  
  
  
  直到某一天,她把以前听先生讲《战国策》时记的笔记递给燕靖安时,形势发生了逆转。
  那时他们坐在一处小亭子里,就是长歌门随处可见的那种修在水边的、檐角翻飞的小亭子。当时燕靖安没有立刻伸手去接,而是定定地望着韩蓁,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可是给韩蓁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就像、就像他要表白了一样!
  
  
  韩蓁被自己脑海中突然冒出来的形容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告诉自己“燕师兄和师兄才是一对”就倏然红了脸。
  燕靖安的手收紧了一下。
  
  远处的水面上飞过一对水鸟,互相应和的叫声顺着风传过来。
  
  韩蓁语无伦次地想要打破这个奇怪的氛围:“那,那个,如果你不要的话,我就拿回去了……”
  然而却等来了完全意料之外的回答:“做我情缘吧。”
  “……!!”
  燕靖安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重复道:“我喜欢你。做我情缘吧。”
  
  
  
  
  落地的震动把韩蓁从回忆中拉了出来。——到地方了。
  韩蓁最后一次抹平膝上的褶皱。接着感觉眼前光线一亮,嘈杂的声音也加倍地大起来,显然是卸了轿门。
  接着从垂下的盖头和衣物的缝隙间看到一只小小的手,指尖涂了寇丹,轻轻扯了她的袖子三下。
  手的主人似乎兴奋地笑了笑,轻声道:“师姐新婚快乐啊。”
  于是她情不自禁地笑起来,也小声答到:“谢谢师妹。”然后站起来,小心翼翼地跨过一只朱红漆制的“马鞍子”,扶着喜娘的手踏过红毡,再依次走过五只麻袋。
  期间喜娘一直用尖细的嗓子喊着什么“越过障碍”“五子登科”之类的俗气话。平时韩蓁定会嫌她吵闹,此刻却莫名感到温暖。随后她们站在喜堂右侧位置,等着捧花烛小儇带燕靖安过来。
  
  
  韩蓁看着他在自己身前站定,慌乱了一路的心突然就平稳下来。
  于是接下来拜堂、吃寿面、入洞房,又坐床、撤帐、请方巾、见大小,等等等等,一圈下来弄得韩蓁头晕脑胀。
  总算是闹完了新房,韩蓁累的想要一头栽倒在床上——虽然床上到处扔着桂圆枣子花生等等多子的玩意。
  燕靖安揉揉她的额头,道:“辛苦了,蓁蓁。”
  于是韩蓁对自家夫君回以一笑。
  
  现世安稳。
  
正文END.
———————————————————————— 
番外:
  婚后韩蓁跟着燕靖安去了苍云。
  秦无涯不遗余力给燕靖安科普了“女人就是傲娇”这个看法。燕靖安表面无动于衷,心里还是信了两三分的。
  于是在某天突发奇想问韩蓁看不看狗狗,并且得到了否定回答的时候,坚定不移地相信了“她一定是想看的,只是不好意思说”这个信念。
  于是第二天对韩蓁说:“我带你去个地方。”并在韩蓁问他是什么地方的时候拒不回答。
  韩蓁心想他开窍了!他突然浪漫了!
  我回去就把这一段加到新写的小说里去!
  在他们成亲以后韩蓁改写言情小说去了。男主燕靖安,女主韩蓁,说白了就是他们俩的故事。
  
  韩蓁的少女心正在活蹦乱跳,然后在看到秦无涯家的狗(其实是狼)的时候惊恐万状地往燕靖安身后躲,并在它过来嗅她的腿时无比灵活地爬上了燕靖安的肩膀,抱着他的头尖叫。
  谁会在小时候被扬州门口狗狂追之后不怕啊!啊啊啊啊它跳起来了!!!!啊啊啊啊啊——
  


  看着原本端庄的长歌弟子突然惊慌失措,秦无涯夫妻俩目瞪口呆。
  


  当晚,韩蓁又拿出了那本写了一半的小说,把开头写着“燕靖安把韩蓁圈入怀中,温柔地亲吻她的额头”的那一页撕掉,咬牙切齿地写道“只见那韩铮把燕靖安按在床上,伸手三下五除二便去了他的衣服,低头在他胸口的红豆上啃咬厮磨;纵是燕靖安平日里是个冷漠的人,在这时候紧咬的牙关处还是溢出了一两声破碎的呻吟”……
  非常不幸的是燕靖安换岗回来时就看到自家夫人在灯下奋笔疾书,脸色潮红,看上去非常兴奋。
  于是他一时好奇就站在她背后默默看了片刻。
  
  
  ……
  总的来说,当晚的战况激烈异常。
  
番外end.
  
  

评论
热度(11)
  1. 湫鲤之否封夙清 转载了此文字

© 湫鲤之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