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你]你和你的教练江澄

默北:

*ooc预警
*不知道算不算撩orz
*发文祈祷科目二顺利过……



你坐在车上,七月份的天气像是蒸笼一样,刺眼的阳光迎面而来,一不小心,方向盘打晚了。


江澄板着一张脸一言不发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咔一脚踩下刹车。


骤然停下来的车差点把你从打开的窗口扔出去。
你心虚地左右瞧瞧后视镜,尴尬地笑:“江……江教练,我我我我错了……”


江澄瞥了一眼你握在方向盘上瑟瑟发抖的手,皱了皱眉头。


“你这样的,怎么开车?上路就是祸害!抬离合松刹车,往右打方向……往右,往右,哪是右?”


“右右……这,这边……”


你抬手很怂地指了指右边,被江澄瞪了回去:“让你打方向,不是让你指,你以为我不知道哪是右吗?”


“噢噢噢噢……”


虽然心里很气,但想到自己以后的小本本就指望着他,你还是乖乖地任命,压下心中的火气开始操纵这个可怕的铁皮箱子。


为什么要你来学车呢?明明家里有他一个会开车的就够了嘛。


还是老司机。


很气。


下了教练车,你气鼓鼓地蹲到场地一边的阴影里,举着遮阳伞看另一个小姑娘战战兢兢地走上了车子。


江澄的严格是云梦出了名的,跟过他的学员每次上车前都要抖三抖,下车后都掉层皮。但他教得好也是出了名的,再加上那张如羊脂白玉雕刻出来的精致面庞,慕名而来的学院多如牛毛。


但你可不是慕名而来。你巴不得不来。


旁边蹲着看的小男生凑过来和你搭话:“姐,听说你是教练亲戚?”


你白了他一眼:“谁是他亲戚?谁有那么变态的亲戚?”


“这么夸张的么?”小男生的一张小脸瞬间煞白了,“我是听说江教练蛮凶的,不过不至于到变态的地步吧?”


你贼兮兮地凑过去和他咬耳朵:“我跟你说哦,这人真是又凶又……”


说到一半,男生忽然怼了你一下,压低帽子闪到角落的另一边,像躲瘟神似的躲得远远的,你却不明所以,还不知死活地喊了一句:“诶,躲那么远干什么,我还没讲完呢!”


“还想讲什么?”


江澄略带怒气的声音传来,你感到身后传来一股愈发强烈的寒气。


完了!


妈!!我在背后说教练坏话被捉住了今天晚上可能回不去了!!!


“嘿嘿,江……江教练……”


只能选择傻笑。


江澄揉了揉手腕,骨节摩擦的声音清晰地传到你耳朵里。你小媳妇一般蹲在地上瑟瑟发抖。


“你们休息一下吧。”江澄对一旁看热闹的人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转头面对你,“你跟我进屋,有话跟你讲。”


“嗯?诶诶诶?”你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江澄一把搂起来横抱进了怀里。


“哇……”


“天呐???”


“妈耶,好突然,求婚吗?”


“这是我们教练么?男友力max啊……”


你:“……”


这是要闹哪样!你揪紧了江澄被汗打湿的前襟,示意他放开手,可江澄只淡淡地瞥了你一眼,便没再理你,踏步进了旁边的小房间。


“嫌弃我,嗯?”


江澄将你圈在臂弯,压在沙发上,温热的呼吸带着夏日的燥热扑面而来。


你哧溜一下从江澄身下的空隙溜出来,站直了身子在他背后做了个鬼脸:“脏兮兮的沙发,我才不要躺呢。”


江澄一个翻身坐在刚刚被你说脏兮兮的沙发上,含笑望着你,轻轻拍了拍大腿。


“那要不要坐下来休息下?”


你望着他唇角的那一抹笑意,如踏云端,不知不觉一张白皙的脸上便漫上了红晕。江澄欠了欠身将你拉入怀里,埋头在你的颈窝,细微的呼吸尽数洒在你的皮肤上。


“夫人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你连连摆手,“教练辛苦。”


江澄忍不住笑出声来,点了点你的额头。


“知道我辛苦,还不好好练?这一批人里可就你倒不进去了,多丢人。”


他的语气又轻又柔,带着沙哑的磁性,很是诱人。


这话说的,很有道理。你猛点头:“待会儿一定好好练!”


“那好,我先出去教别人,你再休息会儿?”


“不不不,教练去哪我就去哪……”


江澄扬唇一笑,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你紧紧跟在他身后,想着他刚刚那句“夫人辛苦了”,心里甜丝丝的,不快和恐惧被一扫而光。


虽然开车的小本本还悬之又悬,但你和江澄之间的小本本还牢牢地握在手里嘛。


然没有得意多久,便看到江澄好整以暇地坐进了副驾驶的座位上,冲你勾了勾手指头。


那意思,就是过来练习。


想起来刚刚惨不忍睹的倒车入库,还有江澄那张六亲不认的脸,你再次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万一……万一再被骂怎么办?


远远地看过去,江澄挑眉,面带挑衅之色。


你心中愤愤。嘁……上车就上车!


你凭本事倒不进去的,为什么说你菜?!



*QAQ学车遇到了个又狗又凶的教练就很气。啊求赐一个温柔点又教的好的教练!

评论
热度(120)
  1. 湫鲤之否巴啦啦小萝北 转载了此文字

© 湫鲤之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