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女向】在凹凸大赛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②

酒酿团子:

食用说明




※凹凸世界乙女向


※原创女主,嫖苏爽文,避雷注意


※标题neta自轻小说《ダンジョンに出会いを求めるのは間違っているだろうか》


※正剧向,主要走漫画线,含动画线剧情,cp主打雷安瑞


※预计长篇,读者老爷们的小红心小蓝手评论是继续写下去的动力!








       “我说啊,为什么不给那两个自寻死路的白痴一点反击啊?他们很弱吧,对你来说。”


 


       对于我让她挪开一点别挡着我晒太阳的要求完全无视,凯莉依旧脸上挂着那副不可一世的小恶魔笑容从空中俯视着我,但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她现在好像有一点生气的样子,是我哪里惹到她了吗?


 


       “凯莉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我还没反击就被他们打飞了。”我一本正经地直视着凯莉的眼睛回答道。


 


       按照我对凯莉的了解,她肯定是从一开始就在一旁看好戏,完全没有要来帮我忙的打算吧。


 


        “哼。”


 


       凯莉冷笑一声,继而收起那副嘲讽笑容,换上另一副一脸嫌弃的表情,不过她总是没什么温柔的脸色所以我也习惯了,倒不如说如果她对我笑脸相迎,那我就该担忧我的人身安全了。


 


       “就是你们这样的怪物才会有的这种游刃有余,让本小姐尤其讨厌啊~”


 


       听到凯莉这句话我有点无可奈何的皱了皱眉头。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被叫做怪物,但因为是这么可爱的凯莉说出来的话,我觉得我还是能够忍受一下的。


 


       说起来既然凯莉正好在这,不知道她能不能帮帮忙用她的月刃把我直接送到凹凸大厅里,老实说这么硬生生挨了刚才那一拳是真的很痛的,要是就这么走回去也显得太凄惨了。


 


       “啊痛…!”


 


       我还在想着拜托凯莉把我搬运到凹凸大厅的可能性有多少,一时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个硬邦邦的小物件就朝着我的脸砸了下来,我吃痛地把它捡起来打量了一下。


 


       “这是……大赛特制的治疗药?”


 


       “给你的,难得是本小姐看得上眼的漂亮脸蛋,现在却变成这幅模样,可是让人很不爽的啊。”


 


       我愣了愣,看看手中的小药瓶,又看看还在上空中挡着阳光的凯莉,不由自主地露出微笑。


 


        “……谢谢你,凯莉,我很开心。”


 


       我是真的很开心,凯莉虽然经常有些捉弄他人的坏心思,最开始和她认识的时候还被她骗入了险境,但我觉得她本质上并不是个坏人,所以我才想要和她做朋友。


 


       “这时候倒不是那副让人倒胃口的面瘫脸了啊,哼,本小姐看戏也看够了,好处也卖给你了,是时候去找乐子喽~”


 


       凯莉一口咬碎嘴中的糖果,将月刃调整了个方向打算离开。


 


       不过看来这就是凯莉她能做到的善意的极限了,我还是不要奢求她愿意使用月刃来搬运我了,还是自己走去凹凸大厅比较靠谱。


 


       这么想着我伸了个懒腰站起身,简单地整理了一下发型和着装,拍拍身上的尘土准备先抹上凯莉给我的治疗药稍微处理下擦伤,再回到凹凸大厅的休息区收拾收拾,换身衣服吃点东西顺便找裁判球治疗一下身上比较严重的伤势。


 


       “你,是故意放他们逃走的吧。”


 


       正当我打开药瓶瓶盖打算给自己上药的时候,突然听到凯莉的声音在我的上方响起。


 


       我抬起头才发现凯莉原来还没有离开,她以一种难得认真的表情看着我。


 


       凯莉会露出那样的表情是很难得的,我不由得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与她对视,那双湛蓝色的瞳孔如同一汪深不见底的湖水,我发现我并不能很好地理解藏在这湖水之下的情绪,于是很快我就又低下头,一边继续给自己搽药一边认真地回答道:


 


       “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两边都没必要进行无谓的消耗而已,毕竟抓住他们对我也没多大好处。”


 


       “没有多大好处,就是说还是有点好处的喽?”凯莉冷哼一声,语气里似乎有点不太高兴,“我可是清清楚楚地听到裁判球说有积分奖励了。”


 


       “好像是说过,不过我又不缺那点积分,所以也没必要为那些机器人干活。”我像是在聊家常一般,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吹着牛皮。


 


       事实上我当然也没有富裕到能轻视这笔可能会很丰厚的积分奖励,不如说我这次还要倒贴进去一点积分用作治疗费。


 


       “……艾莉丝,在这个凹凸大赛里,烂好人的性格总有一天会害死你的。”


 


       凯莉大概是放弃跟我这个大言不惭的笨蛋沟通了,丢下这么一句话就乘着月刃扬长而去。


 


       我也没有挽留她,一言不发地继续给腿上的擦伤上药。


 


       其实凯莉想表达的意思我是清楚的。


 


       但是没事的,凯莉,如果你说的那一天到来的话,我一定不会连累到我身边的人的。


 


       所以你不用担心什么的,真的。


 


       我在心里这么默念道。


 


 


『两个小时后   凹凸大厅』


 


       “您这次的治疗一共花费了6500积分,欢迎使用凹凸大赛官方指定医疗系统,祝您生活愉快、比赛顺利~”


 


       虽然医疗型裁判球挥舞着可爱的小短手和我告别,不过我心里光顾着心疼我那唰唰地花掉的积分了,完全没有心情理会它。


 


       虽然凹凸大赛的积分货币系统让我变得比来参赛之前的那段日子不知道生活富裕了多少倍,不过我这个因为不知道穷游了多少个星球而产生的穷人思维好像依旧没有被彻底摆脱掉。


 


       不过这次的确花掉了不少积分,看来接下来的就几天还是得踏踏实实打怪刷积分了。我有点郁闷的整理了下我穿在身上的新衣服的裙角。


 


       新买的这一套是以不显眼的黑色为主色调的连帽长衫加短裙,连防止打斗时走光的安全裤都齐备了,这是交易区的服装店店主倾情推荐的搭配,很符合凹凸大赛参赛者之间流行的服装风格。


 


       我瞟了一眼身旁的落地镜,镜中人赤红色的双眼在刘海的阴影下看得不甚明晰,隐去了那份赤红色中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抹去的无机质的冰冷,尤其是戴上黑色连帽衫的帽子遮住显眼的白色长发后,我整个人看起来就更加不起眼了,这样一副安全无害的模样让我不由得安心下来。


 


       虽然我不止一次被凯莉吐槽过穿得太土气白白浪费了自己的脸蛋,但我倒觉得这样就好了,毕竟我只是想尽量不引起他人的注意,平稳地度过预赛,尤其要避免与某个海盗团撞上。


 


       那么现在既然衣服换好了,伤也治疗好了,接下来就是填饱肚子这件大事了,这么想着我重振精神走向了餐饮区。


 


       “麻烦请给我一杯可乐,一个汉堡。”


 


       “好的,这是您点的餐,一共400积分,谢谢惠顾~”


 


       因为差不多接近午饭时间了,凹凸大厅的餐饮区也逐渐开始变得热闹,我坐在座位上一边喝着可乐一边环顾四周,餐饮型裁判球不断穿梭在人群中忙碌着,饭菜的香味也不断传来刺激着我的嗅觉,虽然在野外的狩猎区也可以购买食物食用,但果然还是在这种热闹的地方才更加有生活的气息,甚至让我一时有点忘记了在这里坐着的各位其实是随时都可能开始互相残杀的参赛对手。


 


       是的,只有短暂的一时。


 


       下一秒响彻整个凹凸大厅的轰鸣声在我耳边炸开,与此同时连地面也开始剧烈晃动,瞬间把我拉回了现实,顺便惊得我一把攥紧了手中的可乐,棕褐色的冰凉液体全部都喷到了我的脸上。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可乐糊了一脸连眼睛都没法好好睁开,与此同时耳边一阵阵吵闹声此起彼伏地传了过来。


 


       “嘉德罗斯又和格瑞打起来了!”


 


       “那个No.1的嘉德罗斯和No.2的格瑞?!他们没事跑来凹凸大厅这种新手村干什么?”


 


       “听说好像是因为裁判长有什么消息要在大厅发布?”


 


       “啊啊啊排名第二的格瑞大人也在吗?!我仰慕他好久了!我要去看!”


 


       “No.1和No.2要在这里分出个高下吗,到底谁会赢啊,好想去看看!”


 


       “还敢去看热闹,围观大佬间打架怕不是一个不小心你就被波及小命不保了,还是快跑吧!”


 


       格瑞?和嘉德罗斯?!他们两个怎么又打起来了?!还是在凹凸大厅里,不知道未经允许不能在大厅里动武吗!……好吧对这两个人来说这个规则根本形同虚设我明白的!


 


       不对不对,对我来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根本不是关心这个,我现在一脸可乐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而且餐饮区离大厅那么近,我可不想在什么都看不见的情况下就这么被大佬的神仙打架波及进去啊!


 


       正当我闭着眼手忙脚乱地翻找着纸巾之际,一个温和亲切的男性声音在我身前不远处响起,即使在大厅这么骚乱吵闹的时候,这个好听的声音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就像清凉的微风般,显得清晰而坚定。


 


       “这位可爱的小姐,不介意的话,就请用在下的手帕擦拭一下您的面容吧。”


 


       ……就是这个声音说出的话语的内容让我不知道为何全身发麻。


 


       不过在我反应过来做出回应之前,一块还带着温度的柔软布料就突然塞进了我的手中,接着对方的声音似乎变得有些焦急起来。


 


       “十分抱歉,这位小姐,那边似乎有另外几位小姐被这场胡闹的私斗波及到了,虽然很失礼但我不得不先行离开去救助她们了,您也赶快撤离这里吧。”


 


       话音刚落,急切的脚步声就匆匆响起逐渐远离,整个过程之快以至于我全程没反应过来,我甚至来不及说一声谢谢,只能握着手里的手帕呆滞在原地,不知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处于因为脸上的可乐而闭着眼什么都看不到的这个现状,等我把脸上的可乐擦干净之后,只能拿着已经被可乐浸湿的手帕环顾四周不知所措。


 


       周围的人群都乱哄哄地拥挤着吵闹着,那个借我手帕的男性连背影都找不到了。我不由得犯难起来,在这样吵闹的环境里要找一个人何其困难,甚至我都不知道他的长相,连对方的脸都不知道的话,这下我该怎么把他的手帕还回去啊?


 


       坐在原地愣愣地盯着手帕思考了一分钟,我站起身决定去外面的大厅看看,刚刚那个人不是说要去帮助被这场战斗波及的其他女孩子吗,说不定现在追上去还能根据这个特征找到他。


 


       然而一分钟后,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那只被砸到墙上正冒着黑烟的裁判球,上一秒它差点就要砸中正好赶到大厅中心的我,要不是我反应及时,我辛苦刷来的积分又要奉献给那个黑心的医疗型裁判球了。


 


       是谁这么没公德心乱丢裁判球啊,没看到差点砸到人吗!


 


       我很不满地站在二楼朝裁判球被丢来的方向看去,乱丢裁判球的罪魁祸首没看到,倒是被在凹凸大厅里不断缠斗在一起的两个身影夺去了视线。


 


       那大概就是格瑞和嘉德罗斯在干架了吧?


 


       我微微眯起眼打量着二人的战况,不得不说,不愧是大佬们之间的神仙打架,打得那叫一个精彩,有攻有守你来我往难分难解,移动速度也是快得可怕,要是动态视力稍微差一点的人恐怕都没办法捕捉到这两个人的身影。


 


       如此精彩的战斗,难怪整个凹凸大厅放眼望去,只要是不会被波及的安全范围内都挤满了来看热闹的人,熙熙攘攘地讨论着这场战斗最终的胜负,我现在身旁那群人甚至都已经下好了赌注。


 


       虽然我有点在意格瑞能不能招架得住嘉德罗斯那种等级的战斗怪物,毕竟之前也说过,我和他之间算是有过一面之缘,不过对格瑞来说大概我只是个讨厌的陌生人罢了,根本没立场去多加关心。


 


       更何况格瑞的实力看起来比我预想中还要厉害,我要是来多管闲事的话说不定只会给对方留下个更糟糕的印象吧。


 


       因此我并不算很关心这场战斗的结果如何,况且拜这两人所赐,现在整个大厅简直一片混乱,这么看来想要找到借我手帕的那位好心人的难度系数未免有点太大了。


 


       起码还想亲口跟他说声谢谢啊,这么想着我心中不无失落,把手帕收进口袋打算先离开这里再说。


 


       但是就在转身准备离开的那一瞬间我无意中抬起了头看到了一艘破破烂烂的飞船正歪歪扭扭地在凹凸大厅的上空飞行。


 


       后来想来那简直就是命运一般的邂逅的开始,要是当时我没注意到那艘飞船就这么兴致缺缺地离开了,那我可能不会这么早地与金他们相遇,或许我在这场凹凸大赛的命运轨迹就会变得完全不一样,毫无疑问,这就是所谓的命运的邂逅,我如此坚信着。


 


       ——之后这样的想法被凯莉狠狠地嘲笑说我三流地摊小说看多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对当时的我来说,值得关心的问题并不是这个。


 


       而是那艘飞船非常眼熟,准确的说,在两个小时前我才见过它。


 


       没错,那艘飞船毫无疑问就是那两个逃跑了的参赛者劫持的搬运人飞船,但是问题是,它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还没来得及惊讶完,更别提进一步地分析现状做出应对,那艘本就飞行得歪歪扭扭的飞船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像是失控了一般笔直地朝大厅中心撞了过去。


 


       等等,那个坠落方向好像是——


 


       在我今天不知道第几次的一脸懵逼状态下,整个凹凸大厅都开始回荡起某个从飞船里发出的惨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着传来一阵强烈的撞击声,飞船完全地砸进了地面掀起来大片大片的烟尘,瞬间彻底变成了报废的破铜烂铁,紧接着一个细瘦的身影从飞船里飞了出来,正好摔到了嘉德罗斯和格瑞之间。


 


       “啊啊啊啊!要死要死要死——!”




       本来以为已经躺尸的那个身影猛然地抬起头,露出了泪水与尘土混杂着的狼狈面貌,用超大的音量惨叫着,整个大厅都因为他的突然降临而骚动起来。


 


       “喂……那个家伙是谁啊?新人?”


 


       “不知道……诶诶诶?!他好像认识格瑞!是格瑞的朋友吗?看起来完全不像啊!”


 


       “骗人!那个独来独往的格瑞的朋友?!”


 


       “卧槽!嘉德罗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爆发了,他开始挥棍了!我们还是赶紧撤了吧!”


 


       我愣在原地,一瞬间有点恍惚,连身旁人们的议论纷纷也没怎么听清楚,睁大了眼睛注视着那位从天而降的少年。


 


       从我所在的这个视角正好可以完美地看清楚少年的面容。


 


       ——“你的年纪和我弟弟差不多的样子啊。”


 


       记忆中那个总是给人以温柔爽朗印象的女性稍微有点不好意思地揉了揉我的头笑着说道。她的笑容一直都是那样的明亮,那是与我截然不同的,就像太阳一样让身旁的人感到安心。那时的我恍惚地看着她,只觉得她那头漂亮的金发是那么的光彩夺目,那样的色彩不知为何让我觉得非常熟悉。


 


       “说起来还真担心那小子,不知道我不在了他能不能照顾好自己,不会又偷偷哭鼻子吧,真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啊。”


 


       她像是抱怨一般说着,但看着我的眼睛却溢满了我无法理解更难以阐述的柔软情感。


 


       在飞船窗外所看到的宇宙总让我觉得快要被无止境的黑暗吞噬掉,但被那双蔚蓝色的眼睛注视着的时候总会让我想起在陆地上才能窥见的天空。


 


        那样的色彩对空洞的我来说,真的是让人无法忘怀的美丽事物。


 


       但如今映入眼帘的是那一模一样的金色头发,一模一样的蓝色瞳孔,就连长相都那么相似。


 


       为什么那个少年,会那么地像——


 


       “秋……?”


 


       我小声地呢喃着这个名字的同时也意识到了某种呼之欲出的可能性,而为了验证这个可能性,我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转过身毅然向着通往一楼大厅的阶梯跑去。


 




       ……半分钟后我就后悔这一决定了。


 


       有句俗话叫作冲动是魔鬼。


 


       我现在切身地体会到了这句谚语的内涵了。




       对不起我不该不多加考虑就那么冲动地试图冲过去找那个金发的男生,我应该多加思考一下当时的状况以及我会不会被大赛No.1的乱棍不小心打死这一实际问题。


 


       然后哪怕我多犹豫一秒钟,说不定我就不至于陷入现在这个我最不想遭遇的处境下。


 


       ——“呦,这不是蠢兔子吗,还真是好久没见到你了啊,不愧是吃草的小动物,躲得挺好的啊。”


 


       不至于陷入这个正好撞上最不想见到的流氓海盗团团长的糟糕处境下。


 


       “说了多少次了,我的名字叫艾莉丝,雷狮。”


 


       我面无表情地瞪着眼前的海盗团长,很不满地回应道。










TBC.




【Free talk】


爆肝写完了第二章【咸鱼躺


都第二章了雷狮就最后露了个脸说了一句台词!安哥因为女主可乐糊脸连脸都没有露出来!!!(反正你们应该都猜的出来所以我直接剧透了)


虽然说是说cp未定,因为我是安吹所以私心安哥,但写着写着感觉男主反而是雷狮???


其实还没定好男主,目前的攻略目标暂定是安迷修和雷狮,不知道会不会顺带再嫖几个你们有想看的吗?


话说安哥其实超级难攻略啊!!!不知道有没有妹子和我想的一样!!前一秒还在给女主递手帕下一秒就去拯救别的妹子去了!在这人眼里你并不特别啊他对你和其他小姐姐都只是他的骑士道使然的温柔!什么被英雄救美然后自然而然谈恋爱!都是tan90!


我觉得攻略安哥最重要的一点是要让他这个天然呆意识到你是特别的,和其他小姐姐是不一样的,不然恋爱结局都是tan90!!所以我打算让女主做好长时间攻坚战的准备了(x


至于最后女主和秋姐的过去之后会继续写我暂时就不剧透啦2333


最后依旧求小红心小蓝手!尤其是评论啊这是文手的动力之源!有什么想说的请务必留言!!

评论
热度(214)
  1. 湫鲤之否酒酿团子 转载了此文字

© 湫鲤之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