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狮x你】王妃

西瓜修:

*凹凸乙女向
*西幻paro
*ooc和雷狮都属于我(被揍



国破的那一年,你十六岁。

战火从边境蔓延到皇城,宫殿大门被强行破开。

父王战死,母后殉情,王兄被俘,作为皇室最后的公主,你摘下戴了多年的王冠,签下战败的降书。

母后死前握紧了你的手,抱歉与不忍的神色映入你眼中———她不该留你一人面对,她不该将压力全压在你身上,但你并不怪她,你知道父王就是她的一切,即使是为了你,她也做不到抛弃他苟活。

羽毛笔在纸上留下最后一划,忠心的敌国将领将它捧到他所效忠的王子面前,你放下笔,跟着抬眼看向坐在对面的人,心中没有恐惧,也没有悲伤。

不羁的王子殿下有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是他带兵出征打下了你的国家。他坐在本属于国王的椅子上,一身盔甲带着荣光,面容英挺,嘴角带笑,在你眼中却是一副嘲讽的模样。

“亡国的公主殿下。”他只是扫了两眼那张于你而言无比耻辱的降书,就又将视线移回到你的身上。

“那么,现在你是我的了。”

奇怪的话语分不清真假,僵硬维持着的冷漠面具在他走过来将你横抱起时整个碎裂。惊愕和恐慌,迟来的应有的感情在那瞬间将你淹没,悲痛和害怕,你像个溺水之人,在涡流里沉浮,慌乱的不知所措。

他似乎是发现了你的异常,忽然将脸贴过来,英俊的面庞无限放大,额头抵着额头,你能清晰感受到属于他的温度和那浓郁的男性气息。

你望进他的眸子里,无端有一股熟悉感。多日来不眠不休的疲累合着情绪的洪流,苦苦支撑的身体到达极限,眼前一黑,你终究是失去了意识。






昏昏沉沉间做了一个梦。

你看见年幼时的自己窝在母后的怀抱里,旁边坐着的是不苟言笑的父王和还处于少年期的王兄。

母后为你戴上了一条漂亮的项链,但是在你记忆中,它只在你身上戴了两年。

这该是你们一周一次的家庭聚会,你的父王与母后一直都是恩爱的,即使父王总是副严肃的表情,但在他不经意的动作间,还是透露着对母后满满的爱。

小时候的事情其实记得并不太清楚了,再见此景心中自然是有感慨,只是你从来没有想过,像父王那样伟大的人竟会战死于沙场。


英雄末路。


看了没多久,场景突然发生转换,周围环境像油彩褪去了颜色,又重新组合出新的地方来,你仔细想了想,发现这里应是国家边境的皇家狩猎场里的那片森林。

而那里该是这个国家最早被攻陷的地方。

左右没看见什么人,你便打算到处看看。先是左右逛了逛,在外围走了一圈才渐往里走去,然后和预料中的一样,看见了当时十岁左右的自己,藏身在一棵树上。

这事你是记得的,因为这是你出生以来唯一一次到这片森林来,但在里面经历的事因为某些原因你忘记了很多细节。

远处传来王兄的呼唤,树上小小的你往树叶间缩了缩,似乎就是在躲他的样子。

呼唤声近了一点,然后又慢慢绕远,想来他应该是转去了另一个方向。

他应该是走了,这么想着的你发现树叶间探出来一个小小的脑袋,左右张望了下,确认确实没人后似乎松了口气,接着又缩了回去,你听见十岁的你说了句话,声音软糯。

“没事了。”

接着便是悉悉索索爬下树的声音,你一边在心里感叹自己小时候真可爱,一边发现,爬下树的不止一个当时的你。

那…是谁?

模糊记忆中的漏洞在此时反复出现,在他转身瞬间熟悉感扑面而来。

梦止于此处。






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浑身乏力酸软,强撑着起身,又忽的被坐在床边之人吓了一跳。

房内灯火发出微弱的光,换回王子服饰的人脸色苍白,眼眶下有了刚见时没有的青黑。

你想向他询问时间,可刚一张嘴就发现喉咙干涩,言语困难。

“你已经睡了两天。”

装着水的茶杯被递到你眼前,他好像知道你想问什么,慢慢讲解。

“是我把你抱回来的,这里是雷王宫。”

“你的国家已化为我国领土,放心,国民一切待遇和以前相同。”

“医生说你是操劳过度…该死的难道没有人提醒过你要休息这件事吗?!”

说到最后时他的语气变得急躁起来,一拳打在了床沿,你被惊的一抖,看着他将你喝完水的茶杯放到一边,然后整个人压了上来。

他紫色的眼睛里情绪复杂难懂,望向你的时候总带着股悲切。你不知道为什么,却也不敢去询问。

又是那种熟悉感。

“你会是我的王妃。”

认真的看着你,他一字一字,气息喷洒在你面前。看着你由害怕化为惊慌的脸,他心情莫名变好,低头狠狠在你唇上亲了一下。

“是我的东西,就别想逃。”

霸道又不讲理的,带着丝孩子气的宣言。






这几天你都呆在那个房间里被禁止出门。

从侍候你的女仆口中,你得知了他是这个国家的第三王子,名为雷狮。

你时常会在嘴里反复咀嚼这个名字,你肯定你是在哪里听过它的,却又必不是从他人那里得知,你该是听他亲口说过。

可记忆中你们又确实没有见过面。

你想起了你的梦,当你坐在椅子上看书时,忽的就想了起来。雷狮和那个小少年的背影莫名重合在了一起…

可是这说不通,你不觉得敌国的第三王子会出现在那里。

就像你想不到自己现在会失去父母,将要成为敌对仇人的王妃。






你在这里呆了三个月。

见过了这里的国王与皇后以及他的两位兄长。

奇怪的是他们似乎并不介意你的身份,对于你将来会成为王妃这件事也都表示欢迎。

雷狮每晚都会在深夜来到你房间,有时你已经睡了,有时恰巧你还醒着。

他不会对你做什么过于亲密的事,只是亲吻你的额头,或是嘴唇,然后拥着你入眠。

你看到过他怀里揣着的那条项链,像是年代已经久远的样子,被反复抚摸的失去了最初的光泽。

特别眼熟,然而你不愿多想。






你在大婚前的一晚要求去见你的王兄。

雷狮本还算不错的脸色在听见你的话后刹那转变。

他拗不过你的请求,让人带着你去了宫殿里的一个偏僻房间。

在推开门看见王兄的那一刻,你心酸的落下泪来,扑进他怀中,满腹言语却不知从哪句先开口。

王兄像从前般摸了摸你的头,任由你抱着他不肯撒手。

他瘦了很多,下巴上有冒出头的胡须,但看上去并没有被虐待。

你们聊了很多,你这才知道,父王的死竟是因为他突犯的旧疾,一代帝王竟陨落于疾病。

在得知母后殉情后你们两人都沉默了很久。

两国交战本是因有小人离间,他在这里被软禁也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等着抓住那些小人后再回国继位。


“你和三王子不是早就见过了吗?婚约也有定过,不过是你十岁那年去狩猎时摔下马来时忘了这件事。”

他听说你明天就要嫁人后露出了欣慰的表情,可出口的话语着实让你一懵。

你在脑内迅速理清着一切的前因后果,后面,王兄说的话都没再听进去多少。






恍惚的回到房间时,雷狮正躺在你的床上,整个人懒洋洋的,看见你回来后又立刻起身。

你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他,而他也只是默默的看着你。

最后当然是他先忍不住了,上前揽住你的腰,直直吻上你,不同以往浅尝辄止的吻,他吻的很用力,狂风暴雨般掠夺走你的一切。

你们吻了很久,放开时两人都在喘息,他抱的你很紧,好像怕一松手你就不见了般。

“对不起。”

你平复了会呼吸,仰头看他,彼此呼吸缠绕,眼睛里亮亮的好像有星辰。

“我想起来了———”

你一字一句的说,看他目光变得呆楞。

他忽然将头埋在了你颈肩,一时无言。


你想起你幼时两国皇室会面时和他的初见;想起在花园里一起玩闹时天真的誓言;想起在狩猎时偶遇离家出走的他时兴奋的感觉;想起和他呆在一起不长的时间。

真是抱歉。



“我不允许你再忘了我。”

“当然。”






婚礼很盛大,你们互换戒指,在神前许下誓言。

狂傲的王子为了美丽的公主收起他那尖锐的利爪。

你们亲吻,拥抱,抚摸,在无数人的见证下,结为夫妻。

永远在一起。






评论
热度(372)
  1. 湫鲤之否西瓜修 转载了此文字

© 湫鲤之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