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all你】听说我玩了个假游戏·贰

苍耳化龙:

全息单机乙女游戏设定

*嫖过,不悔XD

*文笔有限,请多包涵啦

女主名字设定叫明玥XD
设定“你”没玩过基三,每个副本一嫖,然鹅“你”不知道其实自己只是在不同时间线的一个世界里……咳。

【前情缘们的修罗场预定】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在飙车和翻车之间徘徊的故事……

以上ww

罗袖染血/「赭红」·李承恩篇

【咳,本篇开了个车,慎入】

清晨的雾气沉在天井,歌舞彻夜的芙蓉轩正是一天里最清静的时候。这长安城内坊里最富盛名的销金窟仿佛洗去了铅华的慵懒佳人,喧嚣过后竟显出了几分寥落出来。

徐承恩抱着制衣店要送的衣裙穿过朱红回廊,踏入天井时,正好有一盆盥洗的水兜头泼下,将这少年淋成了个落汤鸡。

但他这时第一反应不是找罪魁祸首算账,而是紧张地摸了摸怀里的包裹,在确认里面的衣裳没被打湿后,少年才抬起头来,目光凛凛,看向了阁楼之上。

他先看到的,是一双玉质纤纤的手。吱呀一声,镂花小窗大开之后,对方微微朝他探下身子,流云般的乌发长长地垂在了空中,撩得他心头一跳。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纵使洗去了脂粉,这仍是一张温软秾丽的面容。

“啊呀……真是……不好意思。”你唇角仍噙着殷红口脂,神色疏懒而轻佻,眉梢一挑,全是倦怠而冷淡的风情。

许是初秋的晨风太冷了,徐承恩竟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甩了甩头,发上细碎的水珠四下飞溅,动作像极了淋了雨的小狼犬。

听到你毫不掩饰的轻笑声,少年梗直了后颈,硬梆梆地回了句“无事”,转身就走,却又听到你在后头笑吟吟地开口道,“哎,可我的衣服,

还在你怀里呢!”

她的衣、衣服……哦哦……不知联想到了什么的少年耳后一片赤红,顿了顿,才回身。

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 

你这次的人设只是一介倡女,罪臣之后,以声乐歌舞娱人,比起上次的大小姐不知差了多少。但说实在的……

你其实玩的还挺开心的。

特别是在对上徐承恩这少年时。

“如何……好听吗?”手指扣在琴弦上,发出一阵仙嗡清鸣,你支颐睨他,眉目婉转间流露出不自知的妩媚。

除了姐姐,从未如此接近过的成熟风韵每每都能在徐承恩心里激起一串涟漪。少年人的爱恋是如此炽热,也如此纯挚。他的眼神,他的笑容,他身体的每一个下意识的动作都仿佛在昭告天下——少年是如此地眷恋着自己的初恋对象。

“好听。也好看。”他扣住了你的手,将你带入自己怀中,眼神那么明亮,“明日我要出一趟远门,等我回来。”

“哦。”你知道徐承恩自小由他的姐姐和姐夫抚养长大,由于家境并不优裕,少年从小就必须出外做事以贴补家用,是以这次也并不奇怪。但你仍是在他已然算得上坚实的怀里转了个身,揪着他的耳朵佯装生气道,“那你可记得要早去早归,不然,哼,我可就不睬你了。”

“短则一月,多则三月。”小狼犬毛茸茸的发丝蹭在你的颈间,灼热的气息喷吐在敏感的耳根,让你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这反应让这愈来愈坏心眼的小子笑了起来,“真的不等我,嗯?”

“啊……”被他突然落下的吻弄得措手不及的你反射性地环住了他的腰身,默默在心里翻了下白眼,你跨坐在他膝头,朝他俯下身去,“等等等,等的就是你这冤家。”

他的身体介于青涩少年与成熟男人之间,有种这年龄独有的性感。加之于身的爱抚动作生涩,却极其耐心,一点一点将你的敏感之处开发,妥帖温存得近乎残酷了。

你难耐地低泣,才终于让他加快了攻城略地的动作。不断的颠簸浪潮里,你好似要被无边的快意灭顶。

将你虚软的身体嵌入怀中,少年的声音低沉沙哑,迷蒙之间,你听他说,“明玥,等我带你走。”


徐承恩自幼早慧,生活的困窘让他的心智越加成熟。他有少年人的意气,也有成年人的心机。章台之中脂粉销魂蚀骨,他亦从未心动。为何会独独钟情于你?徐承恩从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

也许是那日晨露未晞,天光正好,而你的笑容那么亲昵,恰恰好地叩开了少年的心扉。

从此他不再躲避掺了风月的酒,他心上有了恋慕的姑娘,他的怀里拥进胭脂的香,你浪荡轻浮,你烟视媚行,这些都无所谓。

这个烈驹般的姑娘在他心头撒野,但他愿意,他甘之如饴。

如何驯养一匹烈马?

则天皇帝曾说,一铁鞭,二铁挝,三匕首。铁鞭击之不服,则以挝挝其首,又不服,则以匕首断其喉。

徐承恩不要刀兵和暴力。他要用财帛,用浓情,用一切能溺杀的东西替你这匹烈驹套上属于自己的笼头。

但徐承恩自己也从没想到,这次远行行商,一走便已是物是人非。

被先父故人秦颐岩认出,封英国公,走任天策府大统领……这转折来得如此突然,让如今的李承恩也有些无所适从。

这大抵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更怯吧。

芙蓉轩多植芙蓉,琉璃瓦,朱红轩窗,记忆里留下的都是一派如梦繁华。如今却只余满目阑珊。

少年看花双鬓绿,走马章台弦管逐,没有了那个名为明玥的歌女,五陵的少年依旧鲜衣怒马,四处寻欢。

走马章台,却不见昔人。李承恩怔怔地听着鸨母的絮语,他知道你怀了身孕,知道你坚决不肯拿掉那个孩子,也知道你因为这个被逐出门外,音讯杳然。

“啊呀……这人怎么哭啦……?”

李承恩猛然惊醒。大醉大醒之间,新任天策府统领竟早已泪逐满襟。


无衣的眉眼里有天上明月的模样。

皎然而秾丽,依稀是不属于少年的,那样熟悉刻骨,李承恩这时才恍然惊觉,原来疼痛一直都在,绵长而蚀骨。


达成END「不许人间见白头」

李承恩线暂时关闭,感谢玩家的参与,期待下次再会。

——李承恩篇· 【一见倾心】· 完——

我爱美艳小姐姐x小狼犬!

虽然官方设定李局其实善于谋略工于心计……呃,就当我写的是ooc的少年版吧233333

总之,下篇写杨逸飞!琴始皇么么啾!

ps:陆危楼x你x阿萨辛这个是不是太丧病了……真有人想看吗???

评论
热度(166)
  1. GhostKs苍耳化龙 转载了此文字

© 湫鲤之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