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x你】你们老吴家的人多多少少是有点不正常的。

凤九凰:

#带吴家三代##ooc##私设多如狗#
吴老狗,吴二白,吴邪。
(-ι_- )不想看的就趁早离开,不送了您。
有点长好像……
写的老子快虚脱,从十二点多写到两点多。


【吴老狗】



和吴老狗在一起的后果就是和他的狗争宠。
虽然这只是你单方面认为的,在吴老狗心里最重要的还是你。
然而此刻吴老狗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和对象还有老妈掉进水里一样艰难的选择。
你问:“吴老狗,你要狗还是我。”
吴老狗下意识的抱紧了怀中的三寸钉。
你看着吴老狗那动作你就想一走了之。
“都要。”
“我能打你吗?”
“夫人你想打就打吧。”
然而你最后没有打下手,因为你听到了解九爷的声音。
“下棋吗?”解九爷问。
“你是想把我逼上绝路吗?”吴老狗反问。
“我觉得你现在就在绝路上徘徊。”解九爷轻飘飘的看了你一眼。
“我乐意。”
“哦,嫂子,我跟你讲……”
“诶诶诶!讲什么讲!走走走下棋去!”
吴老狗几乎是推着解九爷往外走。
你满头雾水的看着解九爷被吴老狗带出了门和吴老狗养的一只黑背大眼瞪小眼。
最后你没忍住摸了下它的头,手感还真不错。
那黑背也随你摸着,很乖。
……
等等。
是不是忘了什么事儿。
唉,算了,晚上再问吧。
你这样想着。



“小九九,你敢把那事儿告诉你嫂子。”
“你自己干的还不敢承认了?”
“那是意外,我又不是故意把她最喜欢的杯子打碎的。”
“然后你就把错甩到了你养的狗身上。”
吴老狗猛烈的咳嗽了几声。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
背锅侠。
吴老狗养的狗。



【吴二白】


“吴二白,你再欺负小邪?”
你一把把刚在上小学的吴邪护在你身后与吴二白互瞪。
吴二白突然之间怎么就感觉自己那么委屈。
他明明什么都还没干?
“我什么都还没干。”吴二白认为自己有必要向你解释一下。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你敢打小邪我就跟你拼命。”
吴二白手里拿着前几天他刚从山上折的竹条。
吴二白叹了口气,把竹条丢在了一边:“我只是想吓唬吓唬他,一放学作业也不做就跟着老三瞎跑。”
吴一穷最近有事儿实在要忙没法抽出身来照看吴邪,于是就麻烦吴二白和你多照顾点吴邪。
“小邪,你先回去写作业。”你转身揉了把吴邪的头柔声说道。
吴邪点点头应下跑回屋里写作业了。
“老三呢?”你问。
说来也奇怪,吴三省对自己的三兄弟没什么畏惧感,哪怕是吴老狗训他他也能打太极打过去,可他就怕你这个二嫂。
“估计又出去了吧。”
“躲的倒是挺快的,老三其实暗地里也在教小邪什么东西吧。”



你是知道吴家情况的,也知道吴老狗曾经作为九门参与了什么。
在你嫁进吴家之前,吴老狗就已经尽数告诉过你。
“你确定你还要嫁给二白吗?”吴老狗本来不想过多干涉自己子女的婚姻大事。
但吴二白太过聪慧,吴老狗知道哪怕现在吴二白明面上不走那条路,暗地里他也总是会趟这浑水的。
“爸,你忘了,我们家以前也是干这行的。”
只是后来新中国成立后抓的严,你们家便也慢慢的退出这行给自己洗白了。
吴老狗一愣随即笑道:“那就好。”
有你在,吴二白应该也会多分顾虑,哪怕之前他已经是个精明谨慎的人了。


“我们都在极力避免那种情况的发生,只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到底会不会发生。”
吴二白停顿了一下:“老三只是想提前做好准备吧。”
吴二白道你在想些有的没的,搂过你的肩又宽慰着你:“别想太多,小邪还有我们。”
是啊,吴邪还有他的这两个叔叔在。
以后多少也能帮着一点,不会让他的那条路那么难走。
“我是不是有点太宠小邪了?”你没忍住问。
“那你可以宠宠我。”
你瞟了一眼吴二白的神情直接笑出了声。
一脸正经的表示自己不满的吴二白,还真是很少见。
吴二白没说话只是搂你的力度稍微加大了点。
你这才止住笑连忙应了几声好。


都说吴二白平时做事谨慎一丝不苟,可在你面前却总像个孩子一样会闹点脾气。
这大概也是他依赖你的一种方式吧。


【吴邪】


一进入梅雨季节,杭州的雨总是没完没了的。
你有点烦躁,顺带着吴邪也有点烦躁。
吴邪烦躁是因为他看着你捧着手机在家里走来走去时不时看下手机像是在等谁的消息。
他怎么不记得他享受过这种待遇?吴邪感觉自己的醋坛子已经快打翻了。
“媳妇你在干什么?”吴邪还是没忍住出声问道。
你听到吴邪这么一问就干脆把手机往旁边的桌子一丢,向吴邪走去,紧接坐在吴邪的腿上。
吴邪把手里的资料往旁边一放,很自然的把手环在你的腰上问:“怎么了?”
“我愁。”你整个人靠在吴邪的怀里,有些碎发打落在吴邪的脖颈上随着你的动作时不时的骚扰他。
吴邪只能腾手把你的那些碎发拨弄到一边。
看着你那快及腰的长发,吴邪考虑要不要劝你去剪到齐肩的长度,完全忘了问你在愁什么。
不过你也没在意这个自顾自的讲了下去:“他再不来我就要去北京找他了。”
吴邪本来还在考虑要不要去劝你剪头发这事儿,听到你要去北京找一个他不知道叫什么名的人差点没炸了,听起来好像还是个男的。
如果是去找解雨臣瞎子他们,你会直接说名字,而不是用第三人称来代替。
“找谁?”
“你认识的。”
你完全没有注意到吴邪的声音已经有点咬牙切齿。
吴邪自诩记忆力也算好的了,但是在这刻他在脑子里翻来覆去的想了好几遍,也没想出来还有那个男的和你交往密切。
只好放弃转而问你:“是谁?”
“秀秀啊,秀秀说好要给我带首饰过来的,不过好像她最近有点忙都没空理我。”
吴邪蓦地松了口气。
“宝贝,你是不是想太多了?”你在他怀里自然是听到吴邪松气的声音。
吴邪咳嗽几声,矢口否认。
“我怎么感觉你醋坛子打翻了。”
听你这么一说,吴邪低头在你耳边说道:“如果我说是呢?”
“你有什么醋可以吃的?”你伸手把吴邪的脑袋推远了一点,他呼出的气息打在你耳垂上实在痒的很。
“我消失的时候你都没这么着急的守着手机等我消息吧。”这小媳妇般充满怨气的声音,哪里还像那个道上的吴小三爷。
吴邪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温和无害,可实际上也是个扮猪吃虎的主,和他爷爷没差。
“谁说的?你去沙海那段日子,我他妈都要疯了好吗?你还有脸提你。”
然后你狠狠地扭了一把吴邪的手臂,吴邪吃痛的叫了一声。
吴邪自知理亏叹了口气:“我不回来了吗?”
“一身伤哦。”


想起这个你就有点难过。
你见到吴邪的时候除了他穿短袖时胳膊上那狰狞的伤疤,还有他那脖子上刚刚痊愈的疤。
你就直接哭了出来把吴邪吓得手忙脚乱的。
等你情绪安抚下来之后,吴邪给你讲了所有的在期间发生的故事,告诉你之后他还要去一趟长白山。
你没有阻止他只是抱着他:“别再把自己折腾成这样,你不心疼自己,我心疼。”
“好,我知道了。”
吴邪在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推测演算有关于沙海整个计划的时候。
他其实崩溃过,想放弃过很多次,也怨恨过。
但是一想到你,还有一些他无法舍弃的责任。
他不得不坚持下去,他还不能放弃,至少那个时候他不能。



“吴邪,你还会走吗?”
现在张起灵也已经那扇青铜门后出来,他们三个人又重新聚在一起,这是你乐于看到的场景。
你很久没有直接喊吴邪的名字,一时之间吴邪没有反应过来。
“宝贝?”
你又换了种喊法,这下吴邪才反应过来。
“不会。我不会走了。”
“真的?”
“真的,我怎么舍得离开我媳妇。”
吴邪在你的脸颊下亲了一下继而说道:“吴夫人,谢谢你还在。”
“我都跟你领证了,我还能去哪儿?”
你嘴上这样说着,鼻子却是酸酸的。
“所以,你只能和我过完全余生了。”
你在吴邪怀里笑了。
“这辈子怎么够?下辈子你也是我的。”
“好。”



(-ι_- )请忽视三叔南京重启篇吧。
我爱吴邪。

评论
热度(235)

© 湫鲤之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