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all你】听说我玩了个假游戏·拾

苍耳化龙:

#全息单机乙女游戏设定


#嫖过,不悔XD


#文笔有限,请多包涵啦


以上ww




禁宫春深/「胭脂」李倓篇


《新唐书·列传第七》有载:大历三年,有诏以李倓当艰难时,首定大谋,排众议,于中兴有功,乃进谥承天皇帝。


恭顺皇后张氏,名相张说之孙女,兴信公主所生的第十四女,年少早夭,与承天皇帝冥配焉,同葬顺陵。




“信阳,别任性。”一身玄甲满面尘灰的青年有点疲倦,更多的却是无奈心疼。


他伸出手想抚一抚少女的面颊,却在看到护甲上沾着的残血时收回了手。


“这长河千山,都是我李唐天下,纵使前路苍茫,我也一定要去的。”他倚剑勒马,回身看你,沉沉暮色给他身上的冰冷玄甲也镀上了层暖色,恰如他压低了的嗓音,“等我回来。”


“等我娶你。”


那是身为信阳翁主的你和建宁王李倓的最后一面。



你和李倓的初见绝说不上愉快。


你是玄宗爱女兴信公主的女儿,落地便受封信阳翁主,自幼受百般宠爱。


你是长在织锦绮罗、珍宝珠玉里的天之骄女。而那时候的李倓,还是个太子府里最不得宠的皇孙。因为不被重视,他甚至直到十岁还未开蒙。


所以当你偶然间见到被几个内侍搡倒在地的瘦弱男童时,竟还把他当成了被欺负的仆役。


“你别怕,我把他们都赶跑啦。”那几个内侍自然不敢得罪太子李亨也极为疼爱的侄女,喝退了他们后,你走到他身边蹲下来,有点好奇地问他,“你犯什么错了吗?他们要那样打你?”


女童的身量娇娇小小,蹲在他身边好似一只雪团,玉也似的可爱,李倓却一点儿也没感受到你的善意似的,散乱的发丝下,那双眼睛漠然瞥了你一眼,毫不犹豫地打开了你伸过去的手。


他几乎从没有出院子的机会,自然也就不认得你也算是他的表妹。大概是谁家的娇小姐吧,李倓有些漠然地想着,嗓音干涩地开口道,“我自己会起来。”


你从未被人这样漠视过,更何况手背上都被对方打出了道红印,一时间比起愤怒,心里更多的反倒是新奇。


本来看到你手背上红印有点懊悔的李倓在被你坚持不懈纠缠了一路之后颇有些烦躁地又一次避开了你试图揪住他衣袖的手,低喝了声,“你到底想做什么?!”


“哎呀。你终于肯理我了啊?”你这下终于攥住了他的手,抬头冲他一笑,反而让李倓僵了一瞬,猛然扭过头去。


“……随你吧。”他这么说道,却仿佛忘了你握在他腕上的手指似的,任由你拉着自己跟了一路。




大概是因为这次,太子李亨终于想起了自己的这个儿子,李倓这才有机会拥有了和其他兄弟一样的进学机会。


这时候的李倓,还是个心里惟愿姐姐安康、毫无野心的普通皇孙。因为知道深宫之中,除了姐姐李沁外毫无可依,被耽误了数年的他极为刻苦,屡屡被授课的老师称赞。


只是偶尔,在埋头苦学的间隙,少年心里会冒出那个夏日午后,伸手握着自己手腕乖乖跟了一路的小姑娘。


星眸樱唇,娇娇软软,头上的双丫髻随着你的脚步一动一动,银铃泠泠,说不出的温软可爱。


信阳翁主,最得皇祖父宠爱的外孙女,太子妃看好的儿媳人选,无论从哪一点看来,都是李倓无可企及的人。


手里的毛笔顿住了,李倓盯着画纸上的笑靥,微微自嘲一笑。


笔洗里的清水化开了宣纸上的人像,渐次模糊沁开的墨色洇漫在水里,像极了萎落一地的墨色梨花。




你再次见到李倓时,是在春节的宫宴上,那时的他已经受封为建宁郡王。十七岁的郡王,在从前的李倓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他宁可不要这可笑的封赏!


和加封的旨意一道而来的,是李沁远嫁和亲的命令。


明明只想和姐姐相依为命,一生安平足矣的少年郡王宛如困兽般向李亨苦求,却被毫不犹豫地斥责了一番,甚至直到李沁远嫁他乡后,他才被李亨从软禁中释放出来。



你所见到的,就是这样的李倓。


银装素裹的天地一片寂冷,身型颀长的少年站在廊下,他的身后是一棵枯瘦梨树,枝丫纠虬,落了满树的霜雪,仿佛开了满树的雪白梨花。


雪色间,他却一身玄黑,发和眉也是墨黑,唯有面色雪一样的苍白。他变得极瘦,就越发显得眉眼宛如刀锋般锋锐冷冽,伤人也伤己。


你撑了一把素面纸伞,伞上一枝嫣红梅花和你身上的红色大氅好像是天地里唯一的亮色。


缓缓走近后,你抬手替他遮住簌簌落下的雪绒。


李倓伸手接了片雪花,看着它在手心里化成了透明的雪水。手指一根根收紧,介于少年和青年间的面容也似霜雪一样冰冷,他转头和你对视着,结了冰的漆黑眼眸里,霜结的冰层下,汹涌着无边怒涛,你几乎能听到那无声的咆哮。


“大丈夫生不能五鼎食,死亦当五鼎烹,我李倓如今,才算是明白这句话了。”


九天又如何?他偏要颠覆这天,主宰天下。让这天也再无法从李倓手中夺走自己所珍视的一分一毫。




这样冰冷隽秀的少年,这样决绝而孤注一掷的野望。你伸出手,就和初见那样伸出手去。


你知道,李倓掩在袖袍之下的双手一直在颤抖。你也知道,对方的眼泪不像常人一样是可以看见的,而是一点点被他咽下,流到心里,然后一点点发酵成酸痛到让人日夜难安的软刀子。


你不说自己为了见他打听了多少天,违逆了父母多少次,他也不需告诉你自己在这宫殿外的雪地里等了多久。


你只是抚住了他的发顶,感受到他炽热的气息呼在颈侧。


这个一直努力保持冷静的少年郡王将面容埋在你肩头,秀挺的脊背弯成一个心力交瘁的弧度。他乌墨般的发丝掩住了面容,你只听到一声声气息不稳的抽气声。



“抱歉——”几不可闻的低喃,李倓在一片寂静之中死死抱住了你,唯有一点破碎的呼吸声回响在这片死寂之地。压抑的情感,尽数被饮下,李沁的关怀犹然在耳,然而斯人已远,他甚至未能见到她出嫁前最后一面。


“李倓——!”有谁在叫他,声音清悦熟悉,李倓的额头抵着柔软的火红大氅,鼻息间全是淡淡的梨花香,他的眼眶却是干枯无泪的。


“抱歉——”他缓缓开口,喉头一阵艰涩。


抱歉,明明已经决定放弃了那一点荒谬的绮念,明明谁都保护不了,明明已经决定踏上那条刀光血雨的荒途。


却还是……在你面前溃不成军啊。



少女展开手臂环住了他,那是一种保护性的姿态。宽大的广袖遮住了视线,一阵清凉的梨花香笼来,让他莫名松下了神经。


“眼泪,是不能留存下来的东西。”温凉的手覆盖上李倓的眼眸,声音清凉温和,“心太温柔了,反而容易受伤啊。”



天空中炸开了大朵大朵的绚烂烟火,这样盛世繁华的美景良辰里,你和李倓并肩站在冷僻的雪地里,突然却也觉得一片静好。


院里的梅花开了。


“吾愿与你,尽老今生,祝寿遐昌,年年共同守岁。”你仰头看着他,鼻尖冻得微红,却仍是努力露出了一个微笑,梨涡深深,眼眸明亮如星子。


琉璃月光下,几株血红疏梅不知何时已经绽放了,鼻息间有暗香浮动。



于李倓而言,那一瞬间的怦然心动,是夜幕骤然亮起的烟火,也是雪地里你眼睛闪烁的微光。


笑拂满身花影,月华流转暗香。


待到了,道一声稳睡,明年再相见。


那时的他,尚未知晓命运对一个人能有多残酷。这乱世里,相濡以沫已是奢望,纵使遂愿,也不过一梦黄梁。




李倓从始至终都未曾想过背弃李家的江山,即便因为皇室的软弱无能牺牲了他相依为命的姐姐,他心中所想的也只是大唐的国祚。


可笑的是,即便是送了无数个和亲的宗室女过去,吐蕃依旧是梗在李唐江山心头的一根芒刺。


于是,在前有叛军后有藩镇的境况下,面对着吐蕃人的来使,一道和亲的旨意到了你的面前。



很多年后,身陷囹圄的建宁王依旧能清晰地记起你当年的面容,记得你那时候明明羞涩却依旧执拗地仰着头笑着对自己说着年年岁岁共看梅花的祈愿。


也记得,随着战报一起而来的,你的死讯。


信阳翁主,自戕,薨。



呵,谁会信呢……明明在他出征之前,你才答应了等他回来求娶。


仰首饮下那盏甜蜜到近乎涩口的鸩酒,满头长发散落在肩,恍惚间又听到有谁赞它漆如鸦羽,李倓靠在冰冷的石壁上,抬头看到窗隙间洒落些许月华。


烟花易散,前尘成梦,再难追得。


惟愿来世,能生在寻常百姓家。


与你相遇在长安,莺时醉飞絮,槐序赏桃红,兰秋嗅芬芳,并肩看落雪。




达成END【前尘旧梦远】


李倓线暂时关闭,感谢玩家的参与,期待下次再会。


——李倓 · 犹记当年 ·完 ——



想了很久年少时的李倓会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最后还是写了最简单的青梅竹马ww


那时还是绮年玉貌,最好的时光,最好的模样,鲜嫩而干净,再也无法重来。


ps:唐断腿x丐萝好难写……不想写了orz

评论
热度(95)
  1. 湫鲤之否苍耳化龙 转载了此文字

© 湫鲤之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