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狮x你】宝藏

西瓜修:

*起名废
*我好像特别喜欢王子公主梗…
*他怎么这么好看!!
*情敌们拔剑吧
*积极向上的点文@活久见 





很早以前你就知道,你无法选择自己的婚姻。

作为皇室里唯一的公主,不管父王母后对你有多疼爱,不管你的身份有多高贵,你都必须履行自己身为公主的义务,去联姻,去为国家争取更多的利益。

但是你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因为父王为你选择的联姻对象恰好是你喜欢的人,你们从小就经常在两国互访时见面,彼此也都有一定的了解。

出嫁那天,你诚挚的亲吻了祖国的土地,褪下了标志着公主身份的王冠,捧着鲜花,与微笑着的父王兄长,和眼带不舍的母后告别。

你嫁给了那个记忆中狂傲不驯的少年,在神前许下了誓言。

他牵着你走过长长的红毯,和众人敬酒,接受祝贺,在夜晚来临时一起进了属于你们的房间。

你侧过头抬首去看他的脸,时间的流逝使他褪去少时的青涩,幼时柔和软萌的包子脸变成了弧度优美线条冷硬的青年的脸。

他也低下头来看你,视线相交的那一刻有一瞬间的怔愣,你眨眨眼,看见他的嘴慢慢角上扬出一个温柔的弧度,声音低沉。

“你今天很漂亮。”

是真心实意的赞美。

“你以前可没有这么温柔。”

你好笑的坐在床上,把捧花抛到了一边的桌子上,语气里带上了点戏虐的意味。


你忽然想起了和他的初见。

小小的公主和小小的王子在某个忘了名字的晚宴上第一次相见。

母后牵着尚且年幼的你走到邻国的皇后面前,寒暄两句,然后互相介绍。

“这是雷狮王子,是你的婚约者。”

你顺着她的意思闭上眼睛拉着裙沿,两脚前后交错屈膝行礼,后又抬头小心打量着面前的小小少年。

虽然那时只有八九岁的年纪,但也懂得了什么是丑与美。单纯的你那时只觉得他真好看,也没有去弄清楚母后口里的婚姻者到底是何意味。

你们被允许去花园里散步,大人们继续留在宴会里交谈。你跟在雷狮身后一步一步的走,数着他的步子,乐不停歇。

“你就是我的婚约者啊。”

他忽然停了下来,转身面向你,而你被他的动作弄的措不及防,一个没注意,撞了上去———你们本来就只隔了一步的距离,现在更是直接撞到了一起。

少年人的身体发育良好,比你高了一个头的距离,身上硬邦邦的,把你撞的鼻尖生疼。你往后退了两步,揉搓自己的鼻子,眼泪含在眼眶里,咬了咬牙没有叫出声。

他看着你的样子突然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他笑起来的样子和你所见过的所有人的笑都不同,是那种张扬的,不顾周围是否有人的肆意的笑。你有些怨念,却不敢瞪他,只好委委屈屈的在原地等他笑够。

“合格了,那就勉为其难的娶你吧。”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停下了笑,眸子亮晶晶的看着你。十岁的少年笑的有点邪气,却意外的好看。

就是那个时候吧,大概你也就如此,认定了他。






后来你们每隔几个月就可以见一次面,或是两国外交,或是单纯的给你们制造熟悉彼此的机会。

你曾说过他的眸子里有星辰大海,十五岁的少年羞红了耳尖,但还是嘴上不饶人的说你智商太低无法交流。

然后在两年前,因为某些原因你们断了联系,直到今天,才再次见面。

你十七岁,而他比你年长两岁。你们在今天结为夫妻,也在今晚,确确实实的做了夫妻应该做的事。

他在事后抱着你昏昏沉沉入睡时,你终于深刻的意识到,其实他根本没变,还是那个,占有欲极强的少年。






“听说你去当了两年的海盗,还把把卡米尔带走,收了两个小弟?”

这件事其实是你们结婚三个月后,你从卡米尔那听来的。他只是在你去找他时无意中提了一下,谁知你竟会如此感兴趣,逼着他把过程全部讲了一遍。

但你觉得不够,等到雷狮回来的时候,又跑过去亲自问了他。

“嗯,没错,怎么了?”

他好笑的转头看你,不出所料的对上一双写满了八卦的眼睛。

“你是去干什么的?”

“去找宝藏。”

“什么宝藏呀?”

“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藏。”

“找到了吗??”

“当然。”

“在哪呀?”

“在我面前。”

他说到这里时,朝你走了过来,双臂揽住你的腰,凑近你耳边。

“就是你啊。”

他说完便弯腰亲吻你的发,细密的吻一路往下,到额头、眼睛、鼻尖,在唇间辗转厮磨,又吻至你的下巴。他轻咬你的脖子,最后顺着原路回去加深刚刚的吻,右手摸索着握住你垂在身侧的手,指尖触碰相插,十指相扣。

他好像很喜欢在你们亲昵时做这个动作。说不清是因为动/情,还是因为心里对你的那么些不确定感———不确定你对他的感情是否只是迷于外表,是否只是出于联姻使命的迎合。但不管怎样,他都是要牢牢抓住你的,不论身心。

你本来还在惊讶于他的回答,现在却被亲的迷迷糊糊的,身子瘫软,脑子混混沌沌。他的吻一向充满了疯狂与占有,攻城掠池,不留余地,和他的人一样,霸道嚣张,却也耀眼的不可思议。

你们从墙边转移到床上,你感受着他的温度和动作。他叫你的名字,声音时而温柔,时而霸道。你总是好脾气的一声声回应他,抱着他安抚。

“我爱你。”

结束的时候你其实已经差不多要睡着了,半睡不睡间听见他在你耳旁的低语。你凑过去蹭了蹭他,小声的回答。

“我也是。”








评论
热度(247)
  1. 湫鲤之否西瓜修 转载了此文字

© 湫鲤之否 | Powered by LOFTER